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玄幻奇幻 > 萌娘星纪 > 第545章 终章 归宿

第545章 终章 归宿

小说:萌娘星纪  作者:她酷的像冰  类型:玄幻奇幻
    在紫微星帝时代星界曾有一次规模宏大的斗星,所有星名以武力分高低,成就者的名字依次排列被紫微星帝写入榜中,划分名次,融入了此代星名天命。

    这个写入星名的榜单又被叫做斗星榜。

    事实上,斗星榜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只有苏家唯一的公主苏眠一个人知道。

    这就是封星榜!!

    听到这个法宝名字的众人脸色巨变。当年宋赵女帝利用天书召开斗星,后来这卷天书就被紫微星帝炼制成了封星榜,传说能吸收星名的天命,任何星坠的星将的真灵都会被封印在榜中,不但能将她们的星力化为已用还能孕育出新的星名,因此名为封星榜。

    是一件宇宙级的灵宝,这样的灵宝在星界都是传说。

    就算是李世民都不相信紫微星帝有这样的宝物。

    封星榜一出,就把整个紫微星宫都笼罩住了,九天之下,黄土之上,星榜之中,任何星名都难逃一劫。

    当年紫微星帝召开斗星演义,榜中写尽了星界除星候以外最强的星名,所有在榜中的星将立刻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身上的星力,天命都被抽取。

    谁都没有想到斗星榜是早就埋好的手段。

    岳飞。

    白起。

    十常侍。

    项羽。

    李两仪。

    地星无力阻挡这天命所归,而天星受伤过后也抵挡不住封星榜的召唤。

    苏眠冷艳如霜,万星在其身后。封星榜徐徐铺展,如星河,如虚空。这一下,千年一梦可谓是真正把自己置身在了众矢之的,成为万星之敌。

    苏眠掐起法诀,万魂伞,太极图,开天钟,三**宝合并,太极图定住星将的星武,开天钟冻结星将的天地玄黄,万魂伞攻击所有星名,在场每一个散发星力的星将都成为了封星榜炙手可热的垂涎之物。

    冯小怜,杨玉环,貂蝉等星界七艳甚至主动投入封星榜的怀中,她们的本体化作一道光芒进入了榜中。

    “虞姬!!”干将莫邪大惊失色。

    ‘霸王妃’虞姬最后深深望了一眼陈默,“下一个星纪让戈舞孕育出真正的星名,再和你相遇吧!!”阳之明艳闭上双眼,张开双臂,彩虹的光辉在她身上洒落,星符达到极致的闪耀然后黯然。

    干将莫邪想要阻止她却束手无策。

    片刻,虞姬的真灵也进入封星榜中,成为了一颗星辰。

    “天啊。天啊。这是什么啊。”莫凰颤抖,她和姐姐的原始星力也被抽离,封星榜的力量更加深层的钻入她们的识海,要将天命真灵都剥离出来。

    两人竭力阻挡,一道衍化大千世界的真气从天而落把她们罩住,才避过一劫。

    “哎。”陈卿寒一叹。

    漫天真灵升入封星榜中,星纪末年是擎天之柱娘山幻影和星界最接近的时刻,那一瞬间,也是星将破开永恒,进入娘山最好的机会,但是进入娘山需要的力量是无法想象的,上古时代的星界曾有一个时期人皆尧舜,所有星名拥有着被九天玄女赐予的上古星力。

    这种上古星力接近娘山的边缘,即使如此,当年这些星名为了登入娘山也是几乎让一个星纪的星名付出惨重代价,从此万年之内,这些星名都很难再孕育出来,永远成为上古的传说。

    当年紫微星帝为了登顶娘山也是借助星界最接近娘山的强大星名‘祖龙’嬴政和天罡地煞军团才终于破开通道,可是能和他一同前往娘山的依旧是屈指可数。

    娘山,星名的起源,归宿和永恒之地。

    无数星将梦寐以求追求的通道此时此刻‘千年一梦’苏眠竟然想凭着一己之力强硬的打通。

    苏眠操纵封星榜,万万星辰凝聚射去娘山,仿佛是一座金色的桥梁朝着娘山搭去。

    “封星榜!!”

    见到传说中天书炼制的封星榜,在场无人不心动,对于星将来说,得到封星榜就仿佛是窥见九天玄女的奥秘,没有谁能抵制这个诱惑。

    看到苏眠欲打开娘山通道,李世民李两仪更是按耐不住。

    剑光冲出,破去苍穹。

    砰。

    兵器撞击的轰鸣。

    北斗再次挡住李两仪的攻击,李两仪简直不敢相信,她的九星天武灭顶级天尊的法宝都信手拈来,可是天底下居然有兵器能挡住她的一击。

    “‘无极星帝’陈默!!你还执迷不悟吗?”李两仪咬牙切齿。“苏眠开启封星榜,杀万万星名,罪不可赦,你还要护她?”

    “李两仪,你不要打着大义的幌子。”陈默不屑的说,不仅是李世民,拓跋焘,刘虹妤甚至其她星名哪一个不对封星榜露出**之色。

    “苏眠只是想去娘山见她的父母,连中央星界都可以不顾,李两仪,你为何不成全她?”陈默质问道。

    李两仪一声冷笑,所幸不再掩饰:“朕也想去娘山,何不成全朕呢。”

    陈默不再说话。

    这时,麒麟武帝刘虹妤也坐不住了,她看了一眼刘后秀,意外发现天之子竟然是正襟危坐,毫不动摇,面对封星榜吸取星力,刘后秀居然没有任何反抗,麾下的二十八星宿们也是和她一样。

    她们愿意将自己的星力牺牲给苏眠成为娘山的通道让刘虹妤动容,可是她对苏眠的感情可没达到这样的地步。

    “刘后秀,你想如此上娘山,那伦家就比捷足先登一步打败你吧。”

    女人瞬间到了上空,插入了众人的战场,麒麟阁将领也紧随身旁。“刘彻,你终于坐不住了。”李两仪意料之中。

    “封星榜由天书而制,据说有百万星名的奥秘,伦家只是想来看看。”刘虹妤轻轻一笑。“陈默,不如你让伦家看看,伦家帮你对付李两仪她们如何呢?”

    “刘虹妤,那就等苏眠去了娘山再说吧。”陈默回答。

    “嗯……那可就遗憾了。”刘虹妤惋惜的道。

    “你就这么喜欢千年一梦吗?要与天下星名为敌,护她?”拓跋焘不可理解:“你要是助妾身得到封星榜,天下星名,哀家都帮你得到她们,刘虹妤,李两仪可是比苏眠这种小姑娘有味道多了,桀桀,怎么样?”鬼杀佛指着两大星候,轻浮的话让李世民眉头一皱,有点不悦。

    几大星候知道陈默不好对付,竟是都威逼利诱。

    “总之苏眠的愿望现在也是我的愿望。”陈默心如止水。

    拓跋焘恼羞成怒:“你们这对狗男女,星武者也妄想掌控星界,凌驾于我等星名之上,今日要把你们挫骨扬灰,永世不得翻身。”

    “万界混沌!”

    “原始天魔!”

    李两仪和拓跋焘再度发起天阶。

    刘虹妤一瞧,“那就让半夏生的筵席提前开始吧。”女人手中出现天麒地麟双剑,剑光起舞,左右麒麟而出,然后霍光,宇文泰,薛仁贵这些顶级星将朝着祭台杀去。

    强大的神威让陈默心中一凛,催动无极真气,紫微星瞳。

    在他身旁出现了五名太古女帝。

    “五帝降临!!”

    ……

    “大王!!”龙且等人看着这场惊世骇俗的战斗,准备询问霸王。突然发现项羽无动于衷,竟也不抵抗封星榜的力量,星力正从她身上被抽取。

    “大王!”

    五行大将慌了。

    项楚梦看着苏眠,思绪回到了九百年前。

    九百多年前,垓下星墟。

    火海中,一名女童全身是血,瞪着眼前的青年。“你为什么不杀她!!祖龙焚书坑儒,让无数的上古星名从此永远封印,你为什么不杀她!!为什么!!”

    站在她面前的青年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孩,“我需要她!”

    “你需要她?你需要她?”项楚梦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嬴政焚书坑儒,湮灭春秋,罄竹难书,擢发难数。你居然需要这样一个反派的人物吗?”

    “春秋无义战。”青年身边紫光缭绕,有一百零八颗星辰,每一道星辰暗合天罡地煞紫微,有着通天彻地的神威。青年低垂着眼帘,温柔抚摸怀里女孩的面庞。“我需要祖龙的力量进入娘山,我要亲自去见九天玄女让她满足我的愿望。”

    “你是想复活她?”项楚梦呆住了。“你就为了这个虚无的愿望,宁愿包庇暴君,要让自己的名声功亏一篑吗?”

    “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本霸王不需要你,不需要你了,你去死吧!!”青年的决心激怒了项羽,女童挥起天龙破城枪发起了天阶。

    “楚梦,你刚和柔的人格终是太过锋芒,也许以后你会碰到让你刚柔合济的人就会明白,在心爱的人面前,自己的虚名算得了什么。”青年一挥手,手中展开一卷天书。

    天书一翻就把项羽罩住,项楚梦的星名立刻吸入天书中。

    “眠儿日后也许会做蠢事,到时候就麻烦你这个教母提醒她吧。”天罡地煞摆开大阵将项羽的挣扎徒劳无功。

    “本霸王一定要让你苏家身败名裂,成为星界的敌人。”项羽愤怒的发誓:“你去死吧——苏星!!”

    “项羽,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你愿意为之战斗到死的那个人。”

    青年一笑,仿佛看透了未来。

    ……

    “霸王!”

    项羽从思绪里回过神,看着苏眠的举动就像见到了当年紫微星帝,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而陈默冒着天下大不违保护苏眠让项楚梦心中忽然索然无味,满腔的战斗**无声无息的熄灭了。

    “我们要去抢封星榜吗?”范增问。

    “封星榜的力量不足以打开娘山通道,就算拥有传国玉玺也很难,当年紫微星帝可谓耗尽心思,凭着天罡地煞和祖龙才在纪元末年找到了机会,恐怕苏眠这样一意孤行,最后下场会很难看啊。”龙且经历过当年的时代,也算是看着这位殿下走到今天,乾坤王深知娘山的通道不是那么好打通的。

    那可是九天玄女居住的地方啊。

    “就看她能做到什么程度吧。”项羽冷漠的道,她看着陈默战斗的身影,又想起当日地凰宫中的一幕,这个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执意保护自己,甚至愿意牺牲自己朱雀真灵给她。

    为什么呢?

    项楚梦心中有什么东西在不安,自她孕育项羽星名以来,第一次如此的如坐针毡。

    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你愿意为之战斗到死的那个人……她又想起了这句话。

    哼,本霸王岂能为谁而战。

    项楚梦心中想,抓紧了拳头。

    “钟离昧请霸王恕罪,在下要一意孤行了。”忽然,灭烬王钟离昧一步走出,身影一纵就朝凌烟阁大将们杀去。

    “钟离昧,怎么去帮助无极星帝。”范增大惊。

    “龙且,怎么回事?”

    “启禀霸王,钟离昧和无极星帝有契约,所以无法袖手旁观。”龙且道。

    “什么,契约?”

    其她大将呆若木鸡,堂堂项羽麾下五行天王居然和男人有契约。

    “哦,和无极星帝的契约,这倒有趣,很好,本王就让这场战斗更有趣一点吧。”

    项羽绽放出了笑容,手提九黎蚩龙枪,身影一跃,如若乘龙,五行天王面面相觑紧跟而上。

    陈默和三大星候,诸多星名战斗激烈,让龙且等人都目瞪口呆,天阶,地阶不断的使出,陈默靠着五帝印才勉强抗衡,但是面对几大星候联手施压也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五帝印,四象在陈默周围变幻出来,衍化出星界有史以来从未见过的壮观。

    “死吧!!”李两仪‘盘’破开混沌。

    陈默立刻感到一股铺天盖地的力量迎面扑来,全部笼罩住了自己,万界混沌简直无穷无尽,几乎每一道攻击都是天阶的力量。

    不愧是十六星候中‘万世神武’,这样的对手,如果没有‘无极真气’,陈默几乎不可能有胜算。

    “凤凰地阶——凤凰焚天!”

    凤鸣响起,就见两条火色长枪化作凤凰的羽翼展开,一道铺天的枪光朝着四面八方焚极而去。

    “嗯,灭烬王?”李世民一愣。

    “三昧,你不应该插手的。”陈默皱眉。

    钟离三昧嘿嘿一笑:“她们这么多人欺负我的男人,我钟离三昧可看不下去了。”

    “你的男人?”拓跋焘冷笑:“找死。”

    就在这一剑时,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量碾压过来,李世民和拓跋焘正在全力以赴对付陈默,根本无心去关注其她,完全没有料到有人突然袭击,但万世神武反应也是极为迅速,盘剑斩开混沌包裹住自己。

    这道防御力量是用星域的力量,极难攻破。

    但是对方却是这么攻杀过来。

    周身的混沌防御轰然破开,强大的力量碾压全身,让李两仪被震飞,和她一起的还有拓跋焘等人。

    “项羽!!”

    众人惊色。

    “你干什么?!”李世民吃惊。

    “杀了你!”

    项羽回答。

    ……

    中央星域,星域外,虚无黑洞。

    一艘太极舰船正被中央星域的虚空侍卫拦截,为首的女子不是别人赫然是中央双子星的‘天下骠骑’霍去病。

    “我们是代表华山参加封禅大典的,还请通融!”

    檀道济作揖,在船检上还有天玥星‘药王’孙思邈孙映萌,‘清空疏影’姜夔姜鸑鷟,‘吞天魔王’萧摩诃萧般若,‘冷血锦绣’杨素杨尺素等人。

    “华山?你们认识陈默?”霍初见问。

    “认识啊,我们是来参加封禅大典的。”孙映萌眨了眨眼。

    就见虚空侍卫拔枪,气势汹汹,虎视眈眈。

    “嗯?请问这是怎么回事?”檀道灵不解。

    “眠殿下特意交代过——任何和陈默有关的人都不得进入中央星域。”霍初见冷邦邦的回答。

    “什么?”众人一怔,没有想到会被拒之门外。

    “凭什么啊?”

    “苏眠殿下这是想干什么,陈默也是华山弟子,我们为什么不能进入。”萧摩诃语气一沉。

    “这是殿下的命令!”霍初见做了一个请回的手势。

    孙映萌,檀道灵,杨素面面相觑。

    “难道说千年一梦想对殿下不利!”吞天魔王语气带着杀气。

    霍初见目光冰冷,天地造化枪在手中转动,她不介意用武力来完成命令。

    就在双方僵持,忽然,霍去病,萧摩诃,杨素等人感觉到一阵头痛,从中央星域传来一股奇怪的力量正抽离她们体内的天命,几个人急忙施展星符抵御,就在这时虚无的黑暗中涌现出了万丈的灼热,那股巨大的光明将整个虚无星海都照亮了,强大的灼浪喷薄全场,就是吞噬黑洞都被这股力量粉碎。

    孙映萌等人只觉得眼睛致盲,一股剧烈的危险感在毛孔绽开。

    “危险!!”

    杨素一喝,强硬的动用天阶,太虚织命在虚无中凝结大网,萧摩诃也是天阶彼岸无我杀去这道无边的灼热光明中,前所未有的预感让几大顶级星名都使出大招。

    轰。

    太极舰船爆炸,粉碎。

    霍去病身影一动,将孙映萌几人给救下。

    孙映萌等人惊魂未定,骇然看着出现的一团巨大光明,她的光芒照耀了虚无星海的每一个角落,似乎九千星域都能感觉到。

    “这是什么?”

    萧摩诃惊恐,这一波下来她们居然全部受了重伤,孙映萌急忙施展治疗法术,那道巨大的烈焰让她无法去直视。

    那团光明瞄准了中央星域,嗅到了中央星域的异变。

    “你是谁?”霍初见目光严峻,紧握长枪。

    “桀桀桀桀。”光明之中传出了毛骨悚然的稚嫩笑声,“都去死吧!”

    轰。

    极致的灼热光芒轰破障壁,蒸发星海,撕碎黑洞。

    “混沌末法!!”

    霍初见一枪去迎,使出全部的星力。

    混沌末法的一枪竟是抵挡不住这团巨大的光芒,霍初见愕然发现她的星力竟然被这光明所吸收,天阶的力量蒸发了一样。

    “不可能!!!”

    天下骠骑,冠军天王,封狼居胥。

    她霍去病无力阻挡。

    ……

    “项羽,你到底站在哪边的?”

    项羽突然反水让李世民,拓跋焘这一方乱了方寸,虽然被苏眠用封星榜吸取了大部分星力,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给两人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陈默的压力减轻不少,连续使出两个五帝降临,就算有‘易经’大衍也很吃力。

    “不如就让苏眠把娘山通道建好,本霸王也想去看看。”项羽理所当然的道:“既然如此,就只能麻烦借用你们的星力了。”

    “可笑。”

    剑气纵横,‘盘’每一次攻击都是重重亘古之气。刘虹妤和拓跋焘也是没有任何保留,麒麟,神鬼的幻象层出不穷,几乎充塞了星宫。

    就在这时,异变凸起。

    被万魂伞遮蔽的天空破开一道光芒,这道光芒越来越刺眼,万魂尖嚎,像是水滴暴晒在烈日下,顷刻被蒸发。光明之中隐约有一名女童,日月并行,不可直视。

    “朱元璋!!”

    苏眠大吃一惊。

    击破万魂伞的光明化身赫然就是‘日月真龙’朱元璋朱九九。

    “朱九九!!”

    “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苏眠不敢相信,她记得已经派十三义女去击杀朱元璋,利用混沌珠压制她的力量,朱元璋根本没有胜算。

    “多谢你,殿下,终于让我完成了大明!!”朱九九不怒自威,双瞳日月轮转,合二为一,散发着巨大的光明,这光明的力量可以遮挡住万星的璀璨。

    “大明!!”李世民都感觉到皮肤被她的光所灼痛。

    当日苏眠利用十三义女杀朱元璋,的确‘君临天下’李存勖等义女也是势不可挡,可是苏眠却万万没有料到朱元璋在最后关头对大明的执着,竟是打破了混沌珠的压制。

    混沌未分,日月隐藏。

    混沌分开,日月光明。

    混沌珠可以压制却也能反过来促进融合。朱元璋力量占了上风就利用混沌珠反杀了李存勖等十三义女,并且用她们强大的星力融合了日月,终于完成了有史以来的‘大明’

    “恢复大明,祛除万星。”朱九九大手一挥,一条金色长龙呼啸飞出,所过之处,天崩地裂,紫微三垣都瓦解崩塌,在她‘大明’的力量下,就算是封星榜的光辉都要被掩盖。

    “啊。”

    朱熹,王安石发出惨叫,儒门四哲的浩然真气抵挡不住大明之威,受了重伤,而其她不计其数的星名更帅灰飞烟灭,无数的真灵都进入了封星榜。

    “死吧,死吧。星界百万星名都该湮灭重生,由朕执掌。”

    朱九九发出高高在上的宣言。

    天罡地煞,日月星辰。

    星界百万星名都在日月之下,日月合并便为明,在大明力量下,任何星名的光辉都将黯然失色。

    凌烟阁,云台二十八将,麒麟阁,八柱国所有星名都抵挡不住,不是死了一道真灵进入封星榜,就是重伤被封星榜吸取星力。

    “不好。”麒麟武帝刘虹妤脸色苍白,被光明所罩,女人挥起双剑,使出天阶‘万麟俯首’剑光化作无数的麒麟,每一头麒麟都带着远古圣兽的气息,仿佛是真实麒麟降临足以踏平几百个星域。

    “万界混沌!”

    “原始天魔!”

    三个星候天阶层出。

    朱九九双掌一起,大明就把三大天阶全部吞噬,蚕食的一干二净。

    李世民面如死灰。

    “看本霸王的——蚩尤血旗!!”项楚梦天阶也是使出,九黎蚩龙戟斩出一个远古魔神蚩尤的影子,三头六臂,全身是血色铠甲,面具,就见血气刚烈,如旗帜招展。

    在星界记载中,蚩尤乃是兵家的战神,天下武将视为偶像。

    蚩尤战神三头六臂,各种枪戟斧钺兵器斩杀朱元璋。

    滔天血光近乎可以和无限的光明相提并论。

    可是没用,朱九九大明一放,哪怕是西楚霸王的天阶都抵挡不了,仿佛来自娘山的光芒瞬间湮灭了蚩尤血旗。“什么??”项楚梦气血溃散,受了重伤。

    “天下大明,祛除万星!!”

    朱九九冰冷机械重复着这句话,日月并行,光明无尽。

    李世民,拓跋焘,刘虹妤甚至刘秀纷纷受伤,根本无法抵挡大明的力量。朱元璋的大明足以和当年天下演义相比,几个人只能苦苦支撑。

    星候如此,其她星将下场更不用去想了,死的死,伤的伤,面对大明之力毫无招架之力。

    “天下大明,祛除万星!!”

    朱九九双手一展,真龙命鉴顿化万条,便是刘后秀的执掌天命都无法复制日月真龙的天命星武。

    “朱九九已经走火入魔了。”

    刘后秀脸色苍白,竭力抵挡大明侵袭。

    “封星榜,星界通道。”苏眠脸色微变,没有料到朱元璋的大明竟然星界前所未闻,如此强横,她急忙运转星力,让封星榜的力量更加汇聚于娘山。

    封星榜也不愧是天书所炼的宇宙灵宝,百万星辰闪耀在苏眠周围虚空之中,由于朱元璋大明之威,无数星将死伤,更多的真灵和星力都进入榜中,让封星榜的力量越来越强。

    万星成障,就算是日月大明都无法穿透进来。

    局面瞬间就变成苏眠和朱元璋两个人的战斗。

    “天下大明,祛除万星!!”

    女童声音干枯,双目日月,眼见‘大明’也无法穿透封星榜,朱元璋突然高举双手,就看见虚无中氤氲涌动,光芒翻腾,一座巨大的殿堂破空而出。

    “万圣殿!!”

    陈默一愣。

    当日李世民和拓跋焘争夺万圣殿,但因为万圣殿早被朱元璋炼化了核心,短时间没有办法掌控,准备等封禅大典结束后再来炼化,却没有想到朱元璋居然还活着,李世民早就知道十三义女李存勖杀朱元璋的消息,再她看来,日月真龙难逃一死。

    朱九九祭出宇宙级灵宝,大明之力附于万圣殿上,万圣殿中诸子宏愿和大明结合顿时就发出一种覆盖万千星域的气息。

    万圣殿一出,配合大明覆盖中央星域,在场绝大数灵力星将都难逃一劫。

    朱熹,王安石等大儒身体化作碎屑,真灵进了封星榜。

    白衣卿相柳永柳凤曦的雨霖铃也成绝唱。

    无双星豪苏轼苏宛央最后动用了一个天阶秋鸿有信春梦无痕把星力全部给予了陈默,“你一定要帮帮姐姐。”苏宛央在真灵被封印封星榜最后一刻还在担心苏眠。

    “都是我们的错,我们的错。”韩负卿语气颤抖,万圣殿杀死了所有灵力星将,而现在她已经知道朱九九能练成大明和她得到淮南子领悟大明之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负卿,不要!”

    黄雨恒心碎的呼喊也不能阻止韩愈韩负卿赴死。

    随后,永恒书生也万念俱灰随她而去。

    万圣殿和封星榜简直镇压了所有星名,即使是强如项羽都无力回天。

    万圣殿萦绕圣人之力和天下大明的境界对着苏眠轰去,以朱元璋这样的力量,足以轰开封星榜的力量,让苏眠所做的一切都付之东流。

    砰砰砰。

    紫微星宫三垣寸寸裂开,层层崩塌。

    苏眠无法终止封星榜,一旦终止她就前功尽弃了。千年一梦眼睁睁看着朱元璋的万圣殿轰了过来,当年她为了灭朱元璋布下万圣殿的局,可是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朱元璋的星名竟然能超越当年的祖龙,领悟出比九五之尊还要强大的日月合并的大明之力。

    不!

    不!!

    不!!!

    苏眠不愿意就这么放弃,开天钟在万圣殿下撞碎,化作齑粉,太极图,万魂伞也黯然了神光,从虚空消失,封星榜的万星屏障也无法抵挡日月光明。

    女孩心中在泣血,她不甘心。

    父亲。

    只差一点就能见到父亲母亲了。

    “为什么!!!”苏眠无比的绝望和沮丧。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道身影陡然拦在了万圣殿的路上,在所有星候都避之不及时毫无畏惧的迎上。

    “无根无极,万法自然!”

    陈默双手掐起法诀,衍化洪荒。

    无极真气再度沸腾。

    四象出世,五帝降临,九重光芒射在了万圣殿上,庞大的无极真气化出九重天,如同九天玄女。

    “苏眠,赶快完成通道,这里有我帮你挡着。”雷霆之声从陈默的喉咙里震出,滚滚荡荡响彻云霄,所有人都惊住了。

    苏眠心中百转千回,这一生唯有这一个男人可以在这个局势下还愿望相信自己。“来生,眠儿在报答你。”苏眠心中一横,口中吟唱封星榜的咒语。

    无数的星光流转,再度凝聚成一道旋涡冲去娘山幻影。

    “死吧,全死吧,朕要重塑星界,洗清污浊,恢复大明。”朱元璋干吼,只见她身影一闪,踩在了万圣殿上,与其浑然一体,日月合并,化为大明,大明既出,万星既灭。

    万圣殿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这个火球的光芒比太阳要强大万万倍,强大的火球撞去了娘山。

    朱元璋赫然就是要摧毁星界和娘山通道。

    “死吧。”

    凝固着她最强大意志的力量的万圣殿摧枯拉朽粉碎了星域的屏障,天崩地裂,海枯石烂,陈默的无极真气达到了极限,双手一合,五帝和玄武,朱雀,青龙,白虎结合。

    白帝骑虎,赤帝驭雀,青帝降龙,黑帝乘龟。

    在朱元璋恐怖的力量下,陈默竟然再度创造出恐怖的神通。

    白帝骑虎定万圣殿北宫,虎为百兽之长,天下杀伐平息。

    赤帝驭雀定万圣殿南宫,雀为百羽之长,世间四海升平。

    青帝降龙定万圣殿东宫,龙为百鳞之长,三界翻云覆雨。

    黑帝乘龟定万圣殿北宫,龟为百介之长,千年国泰民安。

    天之四灵,以正四方。

    而最后黄帝立于陈默身旁,玄黄之气流转大千,掌控这一切。

    ‘五帝四灵,万载永恒’

    巨大的五帝四灵法阵终于定住了万圣殿,中央星域也停止了坍缩。

    “这男人的神通居然到达了这样的境界。”李世民已经无法想象。

    所有人紧张看着陈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只要有一些差池,中央星域乃至星界都将在朱元璋的大明下毁灭,重启。这个时候,哪怕项羽都没有办法干预。

    “凭什么,你一个男人也敢阻止朕的宏愿。”

    朱九九发出冷酷的质问。

    “谁都不能阻止朕,万星都将在朕的大明下灭亡,重生。”

    她要成为独一无二的星名。

    从此星界不再以娘山的九天玄女为尊,而是以她日月真龙的身份膜拜。

    任何的星辰都将屈服于日月的光辉。

    任何的星名都将臣服在她的麾下。

    星名之光岂能和日月争辉!

    她,朱元璋将是星界开天辟地,从过去到未来,唯一的永恒和主宰。

    凤凰天阶——圣人不朽,大明天威!!

    万圣殿中诸子的声音在高喊,在嘶竭,在干嚎,殿中的轮廓融化化作了一团虚无的火球,火光再度膨胀,融化了四灵五帝的力量。

    陈默的皮肤在融化,痛不欲生,即使是无极真气集合五帝四灵最强的一招都抵挡不住以宇宙灵宝化作的凤凰天阶,甚至已经超越了凤凰天阶,直接撼动娘山。

    白帝,赤帝,黑帝和青帝相继湮灭。

    唯独黄帝女子在陈默身旁用北斗苦苦支撑。

    “陈默。”

    “少主。”

    一干人绝望的看着陈默,再也没有谁可以阻止。

    “少主,快逃啊。”干将哭泣的说,她欲要祭起招式,可是才一起就被光明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

    “愚蠢的男人,居然为了那个女人的私欲牺牲自己的性命。”朱九九嘲笑,大明落下,光明蚕食着陈默的一切。

    无极真气,甘石星经,紫微星瞳……陈默几乎穷尽手段还是难以抵挡。

    “不好。”

    “陈默。”看着陈默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正在凝聚封星榜的苏眠咬着嘴唇,心中疼痛。

    “苏眠,你还在等什么,赶快用封星榜的力量去救他,只有封星榜能杀朱元璋了。”项羽用尽力气呵斥道。

    “我……我……”苏眠抬头看着娘山,只差一点就能进入娘山了,如果现在把封星榜力量给了陈默,那她所做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苏眠,你父亲当年有情有义怎么会有你这样无情无义的女儿!!”项羽一声叱呵,怒发冲冠,拔地而起,大明立刻碾压过来,项羽霸道的纠缠。

    朱元璋厉声:“闭嘴!你们都要死,星界将在朕的掌中重启。”

    一座巨大的明山压在了项羽的身上。

    项羽的话惊醒了苏眠心中最后一处柔软,女孩眼眶通红,咬着下唇,往事如烟,一点一滴都涌上了心头。

    狩猎麒麟的初见,风骚大会的再逢,每次总是让她惊艳。

    天底下原来还有这般出色的男子。

    幼时掌控星界,和原始星名演练武艺,自小就平步青云,早早登顶于星界顶级,可是在她心中一直有一个结——当年原始星名无法孕育血脉,可是母亲凭着一梦千年孕育的力量仍然超越了九天玄女的禁锢孕育了她,付出的代价却是母亲的星名归于娘山。

    那时的苏眠没有见过母亲某家,也不明白某年某月四海为家的涵义。

    父亲总是望着娘山的方向,他不说话,可是从父亲的眼神中,苏眠可以看出父亲在想念着什么。

    父亲最终带领其她娘亲们去了娘山,却把自己留在了星界。

    后来,她慢慢明白了——娘山是母亲的归宿,是父亲的归宿,也是她的归宿,她想去娘山,她想念父亲,想见母亲,想问她——为什么愿意牺牲而孕育自己。

    母亲,父亲。

    我该怎么办。

    “当年你父亲为了复活你的母亲前往娘山,那是因为你父亲深爱着她,如今你却要牺牲深爱你的人去娘山吗?”项羽被压制着厉声喝道。

    这句话彻底触动了苏眠心中的柔软。

    不!!!!

    苏眠天籁的之音传遍九霄,女孩身影一动,突破封星榜的禁锢,封星榜凝聚的星力的通道瞬间溃散,千年一梦转瞬来到陈默面前。

    封星榜的光辉挡住大明。

    “你们都得死!!”

    光明大放。

    “苏眠,你干什么。”陈默恢复了一点意识,看到苏眠居然放弃了娘山通道。

    “我不能让你为我而死。”苏眠神念一动,翻手翻出北斗七星石最后一枚‘天权石’,接着拿过陈默的北斗,将这块天权石立刻镶嵌进了北斗中。

    北斗七星石瞬间明亮起来。

    然后铁棒迅速的瓦解,化作百多道流光不断的变化出各种形状,枪,剑,刀,斧,棒,戟,锁链,扇子等等,接着这些流光渐渐出现了美少女的真灵。

    “这是??!!”

    经历过紫微星帝时代的项楚梦一凛,全身在颤抖。

    一百多道真灵宛若一个军团出现在陈默周围,赫然就是天下演义。

    “不可能,她是怎么做到的?”项羽震惊。

    早在几百前苏眠就想过打造天下演义来杀死星候和星将,开辟娘山通道,于是特地从父亲天罡地煞军团天命星武里各取了一块碎片,然后再让‘神鬼剑匠’欧冶子熔炼铸造。

    铸造的过程一直很顺利,可是就在铸造北斗七星设下阵法时,欧冶子察觉出苏眠的意图。再这之后,欧冶子带着天下演义逃到了外星域,再最后小姨的出现将‘天下演义’交给了陈默。

    也是因为天下演义有着原始星名的残余天命力量,陈默才能迅速得到郑嫣然真灵的认同,领悟天地玄黄。

    天下演义再现!

    虽然比起当年紫微星帝要式微,可是天下演义一出,依然让众人回忆起星界当年被天罡地煞军团横扫的时代。

    “天下演义,天下演义,朕就灭你天下演义。”朱九九猖狂,‘大明万圣殿’直轰天下演义,日月并行,万星退避,苏眠苍白如纸,气血溃散,不敢相信天下演义竟然也抵挡不住这无尽的光明。

    “什么?”

    所有人面无血色,朱元璋的大明居然能天下演义都能破掉。

    “哈哈,紫微星帝一统星界,朕从那时就发誓要铲除这个男人留下的一切痕迹,星界永远只能执掌在朕的掌中。”朱九九疯狂,大明万圣殿的光明再次砸来

    朱元璋狂热的复仇意志远超了所有人的想象。

    天下破散,无数的天命的碎片飞散,陈默,苏眠纵使发挥到了极限也难敌朱元璋,这就是和天命星将的差距吗?陈默望着这些碎片,突然发现这些碎片组成了一个人脸,他以为是错觉,眨了眨眼,毫无预兆,周围的景象消失了。

    天地中一片安宁,一座巨大的火山,就见一名貌美美妇正站在火山口前。

    美妇皮肤白皙,紫色的长发如波浪卷着,她的身段纤细,披着简洁优雅的罩衫,“默儿,你来了吗?”美妇侧目,风吹起她的发丝,露出紫色的眼眸。

    这温暖的声音让陈默陷入了无限的安宁。

    “母亲!”陈默拥抱上前。

    欧若璃抱着陈默,她的身躯温暖,温柔,温馨。“默儿,你不可放弃。”

    “当年母亲发现你时你身上有超越星界的天命,你不属于星界,也不属于娘山,唯独紫微星帝才有这样的气息,你不可屈服于天命。”

    “妈妈,你说什么。”

    “用铸经铸造自己的天命,你有侍星契约,就让封星榜星名从此侍你吧。”母亲深深地说了一句话,接着纵身跳入火山之中,以自己的生命和火海相融,火海破开,一把狰狞的兵器焕发生机出现。

    原来母亲一直在陪伴自己。

    画面消失,回到现实,陈默心中进入了亘古的宁静,朱元璋的光明在他紫微星瞳中似乎变慢了,陈默看见了封星榜,侍星契约开启,念头就进入封星榜中。

    陈默的念头有侍星的力量很容易就进入,一股巨大的阻力试图撕碎他的念头和神魂,但是在无极真气面前,这股阻力迅速的平复。

    尔后。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在陈默识海中。

    长长的河,无数的星辰在眼前流淌过去,星河中每一块激起涟漪的石子都是一个星名。于是,这些星名在河中孕育,诞生。

    白起,岳飞、郭子仪、李嗣业、霍去病、董仲舒、苏轼、柳永、秦琼、狄青、高长恭、韩愈、李靖、虞姬、蓝玉、徐达等等所有灭掉的真灵再度复生,她们看着陈默游走在星辰的河上。

    有惊讶,有佩服,有爱慕,也有愤怒,冷漠和恨意。

    但是所有星将都只能远远看着陈默。

    “我们死定了。”

    李世民瘫倒在地,再也没有天可汗的风采。

    “传国玉玺!!”

    忽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李世民的绝望,李两仪定睛一看,陈卿寒冷冷盯着她,在这个时候,陈庆之依然冷淡的可怕,陈卿寒一手抓来,李世民根本没有反抗,最后一枚玉玺对她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

    得到了天唐星玺,陈卿寒立即掷去了陈默周身。

    其她十五玉玺飞快的流转在陈默的周围。

    “不行,想要重铸玉玺需要欧冶子那样顶级的铸造之术和力量,只有欧冶子才能做到。”苏眠无力的道。

    “默儿就是欧冶子的血脉。”陈卿寒平静。

    陈默双目睁开,铸经的知识在脑海中瞬间流转,比时光更快,接着陈默开始铸造十六枚星候玉玺。

    苏眠仿佛在陈默身上看到了欧冶子的幻影,那个优雅的女子正手把手和陈默一同铸造玉玺。就见雨师洒扫,雷公击劈,蛟龙捧炉,天帝装炭。

    十六枚印玺瞬间凝为一块整体,精光贯天,日月斗耀,星斗避怒,无极神之。

    传国玉玺!

    陈默把玉玺一盖,无数的星符层层闪现在他的额头,封星榜所有真灵都涌入了陈默的额间。

    一股自星界诞生以来从未有过强大的星力凝聚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不可能,这不可能!!”李两仪失声。

    陈默抬起面庞,直视着朱元璋的大明万圣殿,在他身后突然无数的星符涌现出来,层层叠叠布满虚空,视线所及,这些星符仿佛穿过百年时光来到陈默的面前。

    契约!

    “天啊,封星榜所有星名和他签下契约了……”苏眠呆住了。

    这已经不能算是侍星。

    几十万星名和一个男人签下契约,当年父亲都不曾有过。

    “这是永恒的星力!”

    “星名都毁灭吧,星界由朕重启。”

    朱元璋愤怒的扑来。

    陈默抬手,传国玉玺化作一把长枪,此枪已经无法言语其状,无数的星符融于枪中,长枪的每一根波纹,线条都是一名星将的天命之力。

    这样恐怖的星力让娘山都在颤抖,可是走火入魔的朱元璋朱九九根本无动于衷,她只有一个念头——杀了陈默。

    长枪划为一条黄龙,黄帝女子乘于黄龙之上,一剑杀去。

    乘龙升天进入了无尽的光明中。

    在永恒星力下,星界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陈默,无尽的光明在永恒星力冲击下消散,“不,朕的大明岂会被掩盖,不可能的,不会的。”朱元璋露出绝望,百万星名的封星契约凝结的永恒星力冲破了万圣殿,将这座不可摧毁的殿堂顷刻瓦解,禁锢在万圣殿的所有真灵都进入了封星榜中成为了新的契约。

    瞬息过后,朱元璋就消失了。

    星域终于恢复了平静。

    娘山幻影也渐渐模糊不清楚,星界和娘山的通道越来越远,苏眠看着消失的机会,她已经无力回天。

    “眠儿。”陈默忽然温柔的喊道。

    苏眠抬起目光,看着他,陈默手中的玉玺一抛,封星榜卷轴展开,“喝!!”陈默使出了所有的星力,

    “你这样会百年之内都没有办法恢复星力的。”苏眠花容失色。

    “比起让你伤心几百年,一百年的星力丧失又算什么。”陈默手指一点,封星榜化作一道长长的卷轴阶梯铺展到了娘山上,在强大的星力下,陈默竟是强硬的利用封星榜,传国玉玺打通娘山的通道。

    “陈默。”

    “快点,等到娘山消失就晚了。”陈默涨红了脸,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娘山的通道竟是让永恒星力都感到力不从心艰难。

    苏眠的身体步入通道中,一股缥缈的力量就兀自让女孩的身体腾空飞起,苏眠抓住了陈默的手,“陈默,你和我一起上娘山吧,一起去见我的父亲母亲。”

    陈默凝视着,他回头看着地面小姨,赵洛瞳等人,远处,孙映萌,萧摩诃,杨素也出现了。

    他的目光穿过无数星域的屏障,落在了华山。

    神姑林的大师姐肩膀上正停留着帝王隼,下棋亭陈抟正和赵云尘下棋,高山雪正在旁边。

    穿过华山再远一点是麒麟星国,他看见鱼玄机正在弹琴。

    从内星域又到外星域,孟妙铃,慕容垂,谢雕冰,最后落在熟悉的面孔上,他的姐姐,他的爱人陈鸾,还在拼命的修炼,只是想进入内星域里见他。

    如今陈默的目光已经可以看见九千星域里每个细节,就连番外星域,混沌星界都无所遁形。

    “和我走吧。”苏眠抓住陈默的掌心,她的目光有期待。

    陈默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在星界,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不舍,娘山虽然是星名孕育之地,但对他来说还比不上陈鸾一个拥抱。

    “眠儿,我会来见你的,但不是现在。”陈默放开了女孩的洁白,纤细的手。

    苏眠低下头,最后亲吻了陈默的嘴唇,女孩的嘴唇和眼睛一样湿润,她放开手,身体不由自主朝着娘山的通道带去,很快越来越远,缥缈的烟云让一切都变得虚幻,变得不太真实。

    如果这是梦,就让她清醒过来吧。

    可是苏眠的身影仍然离去,最后化作一枚星光,消散在了九天之上。

    看见苏眠离开,陈默心口作痛。

    时光轮回,花开花落。他知道,就算过了下一个星纪两人永远都不可能相见了。

    ……

    ……

    ……

    后记

    数年后,外星域,尾火,青龙镇江边,远方白雪皑皑。

    陈默走在河堤,姐姐陈鸾陪在身旁,漫步。“现在星界李世民,拓跋焘,刘虹妤都和你签下契约,俯首称臣,慕容晏紫,李卿衣,‘四海来朝’李隆基李冰也签下契约了。对了,‘西周皇父’皇甫鬼才也从封星榜中诞生,愿和你签下星侍契约。”侍星和星侍只差一字,可是意思却是完全不同。

    “如今星界九千星域,最厉害的星名都是弟弟你的星侍。对了,北冥有雪也吵着想和你签下契约呢。”陈鸾作为陈默身边的妻子如今也是替他分担着各种事务。

    “如今又是新的星纪,苏星星纪的纪年,项羽她们觉得应该要换掉,取一个新的纪元之名。她们都想用你的名字命名。”

    “不用了。当年十六星候对一个男人统治星界心怀不满,滋生了反抗之心,所以才有了朱元璋。这个纪元的名字不要用我的名字了。”陈默对此并不感兴趣。

    “嗯,那叫什么呢?”

    “就叫萌娘星纪吧。”陈默回答。

    “萌芽的娘子的意思吗?”陈鸾偷笑,“还真的很适合弟弟你呢。”没错,这个星纪最强的星名都和陈默有星侍契约,有朝萌芽娘子发展的样子。

    “姐姐,你想太多了。”

    陈默失笑。

    自大明一战,陈默创造出新的传国玉玺,从此星界的天命都归他所有。苏眠虽然最后身败名裂,但是在陈默的授意下,仍然给了苏眠无上的美名,最后能挽救星界于为难也是因为她的牺牲。

    而无论是‘指尖演义’班固的史书还是‘一笔春秋’司马迁的史记无不记录着一个星界从未有过的功绩。当年紫微星帝一统星界,但是真正来说只是统治了中央星域和内外星域,番外星界,海外星界都不曾染指。

    听说番外星界有霸气的凯撒‘我来了我征服’,有病娇的希特勒建立庞大的独裁帝国,更有一个据说几岁女童拿破仑她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三个字。

    可是这一切对陈默来说早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庞大的海外星界早就不是威胁,拥有万名契约,背负整个星将的男人征服已经变得索然无味。

    陈默停下前进,寒风瑟瑟吹起江面的涟漪,江边的竹林沙沙作响。

    前方有一群儿童正围起来,里面正有人在说着一个故事。

    “当年千年一梦使出天下演义却最终不敌朱元璋的大明,最后千年一梦牺牲自己,以自己血肉精魂铸就传国玉玺给了当今的无极星帝陈默,才让他打败了朱元璋。”

    “是啊是啊,千年一梦姐姐好伟大的呢。”

    “以后我也要当千年一梦。”一个女童奶声奶气的道。

    陈默听着这个故事,会心一笑。

    苏眠设计星候本应该是身败名裂的事,不过陈默已经刻意传播了野史,世人只会知道千年一梦的壮举,也许这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了。

    那个人说着故事,让陈默思绪又回到了几年前。

    一幕幕仿佛还在眼前。

    陈鸾心疼的握起陈默的手,知道这是他心中永远都无法弥补的缺憾。

    过了一会,陈默准备离开。

    忽然,那个说故事人的声音温柔的有些熟悉。“不过故事不对哦。”

    “千年一梦啊,她并没有离开星界呢。”

    “咦,没有离开吗?可是大人都说眠殿下牺牲了自己,去了娘山呢?”

    “嗯。”陈默一愣,他转过身,盯着说故事的女人。

    “当然没有离开啊,她曾向那个深爱的男人问过:为了一个愿望他会做到什么程度?那个男人回答任何代价,后来他反问——女孩的回答他可能没听清楚哦,所以误会拉。”

    陈默眨了眨眼,这个故事史记中根本不曾记载过。

    “误会什么拉,误会什么拉,姐姐快告诉我们嘛。”儿童们吵闹着。

    女人起身,她摘下了身上那件披风。

    长长的发丝,柔美的身体,紫色的衣裙和那温柔到心间,甜蜜的话语。

    陈默心跳突然加速。

    “因为你才是我的归宿啊。”

    ——全书完

    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也要谢谢创世给我这么一个平台能把萌娘星纪故事分享给大家,创作过程中有着不少的迷茫和倦怠,当写到一些熟悉的人物时又总是想起以前的时光,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小萝莉已经变成了大学牲,而我也从怪蜀黍变成了猥琐的怪蜀黍--!

    (今天看到一对中学生情侣在街上手牵手,不禁回想起了中学时代的自己。当年的我,也是在街上看着一对中学生情侣在街上手牵手。)

    言归正传,写萌娘星纪最有兴趣的是写各个历史人物的绰号,每一个我都翻阅了不少资料,可不是凭空捏造的。比如‘蒲山龙蛇’李密,他的父亲是蒲山郡公,王世充又对他有“李密天资明决,为龙为蛇,不可测也。”的评价于是结合为蒲山龙蛇,感觉还是蛮符合的。再比如‘麒麟武帝’刘彻,他是汉武帝,又有‘元狩猎麟’的传奇典故,因此就叫麒麟武帝,刘虹妤是鱼儿龙套,名字也挺好听的,总之还蛮有趣,可惜的是萌娘星纪的世界观太过庞大,实在力不从心完整的勾勒出来。

    结局有些仓促和不尽如意,还望见谅。

    如果有些坑没填,那就留作回味吧,比如活在简介中的某人,当初想这个简介因为找些比较出名的人物充充门面,有外国的比较全面,不过写后才发现我们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太庞大太精彩了。

    最后感谢青上邪,淡水咖啡,spiritiori,书友12***几位盟主,我有些受宠若惊,感谢青上邪副版主的心血管理(更新太惨我不敢去看),感谢所有的书迷和编辑的包容我如此怠慢的更新,非常懊恼和自责。

    结局是美丽的,有以下情诗为证。

    陈年往事的回忆再如何精彩,默默守候的你也会离开。

    一生中能认识也是一次美丽的意外

    生活中总是有些无奈。

    爱或恨也是理所应该,你会不会明白——苏醒的第一眼,眠思梦想的你希望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