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武侠仙侠 > 人神欲·逆天劫 > 第八十六章 天地至尊

第八十六章 天地至尊

小说:人神欲·逆天劫  作者:金庸隐徒风笑天  类型:武侠仙侠
    任天弃被众女环围着魔刹圣后、馨儿、胡十二妹虽然与任天弃已经合体但毕竟没有蛛儿等六女与他亲热随便虽然围在了任天弃的身边却不好意思去投怀送抱只是笑吟吟的在外面瞧着。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任天弃本性已复这三位姑娘面薄害羞他的脸皮却厚走了过去也不多说在每人的香颊上亲了一口顿时将三位姑娘闹得满脸通红蛛儿等却拍着手笑了起来。

    任天弃想到九女真阴未还事情还没有完连忙干咳了两声便将如来佛祖之语给她们说了蛛儿知道魔刹圣后等三女虽已身属夫君但还没有真正享受过两情相悦的滋味有心成全便道:“那好啊这次就由玉儿先来然后是馨儿与胡十二妹我和琼儿她们就在后面好啦。”

    魔刹圣后一听心中一阵狂跳连忙摇头道:“不不……蛛儿姐姐你是大夫人还是你先罢。”

    6玉嫣等也明白了蛛儿的意思都是极力赞同李淑琼环视四周却见一片荒凉皱了皱眉道:“喂任小贼这里难看得紧你不是本领大么能不能变一幢房子起来。”

    任天弃听到这句“任小贼”心里真是说不出的亲切喜欢笑道:“这还不容易。”手一挥前面荒地之中霎那之间便多了一幢粉墙碧瓦的大宅宅前还挂着一排排的大红灯笼。

    李淑琼一见好生高兴伸出玉臂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使劲亲了亲道:“算你有本事。”

    任天弃凝视着李淑琼想到她临死之前的那番痴情心中莫名的一酸对着她微微而笑。

    李淑琼见到了任天弃深情的眼神与这一笑。自然明白夫君的爱意心中甜蜜无比粉鼻对他皱了皱做了个鬼脸儿已经跑进了那宅子。

    大家都不愿意在这荒凉恐怖的洪荒幻境里多呆便纷纷走进了宅子到了一间卧房外魔刹圣后正要向后移动身子。早被众女笑着和任天弃一齐推了进去然后将门紧紧关上。

    进了屋面对着恢复了神智的任天弃魔刹圣后霞飞玉面芳心乱跳竟不知如何相处。

    任天弃见到魔刹圣后手脚无措的样子真是又爱又怜向前几步坐在屋壁的床榻边拍了拍道:“玉儿。你坐到我的身边来。”

    魔刹圣后第一次听他叫自己“玉儿”。心中一颤习惯性的跪了下来道:“臣妾多谢陛下赐座。”

    任天弃哈哈一笑将手一托魔刹圣后的娇躯便飞了起来正好落在任天弃的怀中。

    任天弃一把将魔刹圣后拦腰抱住凝视着她轻声道:“玉儿从现在开始我再也不是什么陛下你也再不是什么臣妾记住我只是你的夫君任天弃。”

    玉儿瞧着他真挚而又深情的眼神。听着他温柔款款的话语这样的情景正是她心中最想得到的星眸一热晶莹的泪珠已经滚滚而下咕咕的道:“天弃我不是在做梦罢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任天弃点了点头道:“玉儿。你对我说的话我都牢牢记着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你所有的痛苦都过去了我要让你懂得人世间真正的情爱让你天天都能开心你说好不好。”

    玉儿芳心热涌伸出皓腕紧紧的搂住任天弃将头埋在他的胸前啜泣。

    任天弃见到玉儿的眼泪心中却大是感慨这个艳光夺人的女子本是美玉所化但和人一样有着七情六欲仙侣心经开篇有一句话“天地有情万物滋生”两位老祖宗果然说得不错若是像自己入魔之时那般绝情绝义那活起来真是没什么意思了。

    想到这里他柔情骤生轻轻的板过了玉儿的香肩就向着她柔软的樱唇吻去。

    玉儿虽然与任天弃两度交合但都是在特殊的情景之下这还是她的初吻当真大是紧张笨拙所幸任天弃是个明师在他兹兹不倦的教导之下玉儿的丁香之舌已与他紧紧纠缠到了一起。

    玉儿**已动任天弃知道修练那仙侣心经的时机已至将玉儿抱上床轻解罗裳露出她欺霜赛雪的身子来抚摸亲吻良久这才腾身而上极尽温柔之事玉儿到此方尝到两情相悦灵肉相融的滋味等到任天弃将真阴渡还搂着任天弃媚眼如丝双颊赤红已经是瘫软成一团。

    玉儿红着脸整理衣裳出去之后便是馨儿、胡十二妹、李淑琼、6玉嫣等蛛儿却是最后一个任天弃与她自有一番与众不同的温存缠绵。

    等到将九女的真阴全部渡还任天弃也不多作耽搁带着她们出了洪荒幻境直向天庭飞去。

    刚到得南天门就见到前面霞光万丈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已带着佛阐两教的弟子与各位仙官相迎前面便是玉帝过去所御的九龙车。任天弃眼尖却见二郎真君与文曲星君也在其中。

    等到任天弃飞近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率众仙佛向他行了个大礼然后齐声道:“陛下诛灭四大魔神天地间将恢复宁静真是可喜可贺还是请陛下与各位天妃登上九龙宝车到凌霄宝殿商议天庭日后之事罢。”

    任天弃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闻到此言连忙挥手道:“两位掌教可不要再叫我陛下啦过去的事全是我在胡闹当不得真你们还是另选贤能罢。”

    如来佛祖宣了声佛号嘴唇未动但任天弃却听到清楚只听他道:“陛下这可不成两位老祖宗留的遗简上说得清清楚楚你经历此事之后万魔不侵广法无边乃是真正的天地至尊这三界之事当由你统管方保无忧。”

    这时却听到元始天尊也传来声音道:“陛下此乃两位老祖宗的遗愿你不可不遵啊。”

    任天弃也用心语答道:“不行不行我生性懒散就怕拘束又最爱到处走动无论如何是不会当这个玉帝的不过你们放心若三界之中真出了什么事我也绝不会袖手旁观两位掌教这事没什么可商量的万万不可再劝。”

    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也深知任天弃他既然不愿意当这个新玉帝也拿他没办法当下也不再用心语传音两仙双双一揖道:“既然陛下有退位之心我等也不便多言只是玉帝之职事关重大。还需多多商榷才是。”

    任天弃斜瞥到文曲星君正站在不远处对自己微微而笑。心念一动便舍了两位掌教飞身到了他的身边道:“文曲大哥。你不恨我啦。”

    文曲星君摇头笑道:“你入魔那等之深还没有忘记你这个老哥哥留下了我一条残命要是我再恨你那真是不知好歹了。”

    任天弃闻言也大是高兴用心语道:“文曲大哥我差点杀了你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不过你真的是个正直有骨气的好神仙我也佩服得紧。现在送一个大富贵给你你不必推让因为除了你我不知道谁更合适了这天规有种种不公实在需要重修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说着这话见到文曲星君脸上露出了错愕之色对着他一笑。身子一晃已经到了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之旁大声道:“也不用另选贤能了这个玉帝我倒有个最合适的人选。”

    如来佛祖道:“不知是谁?”

    任天弃向文曲星君一指道:“就是他。”

    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向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都是一阵沉吟这文曲星君虽然耿介无私但官位尚小法力低微实在难以服众啊。

    任天弃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思又高声道:“文曲星君是我的结拜大哥为人最是刚正公平他来当新玉帝才是三界之福大家是否愿意?”

    文曲星君在天界的名气实在不高在南天门接任天弃驾的神仙六成以上的声名都比他高自然不是很心服但听任天弃的口气那是要力推他了这小子虽然魔性已除但性子也并不谦和如今天地之间又没有谁是他的对手真要是惹恼了他可是大大不妙的事这文曲星君虽然不怎么样但靠山太硬还是闷声大财的好当下谁也不吭声。

    任天弃道:“我再问一句有没有不服文曲大哥当玉帝的现在站出来说一句话要是没人出来那就是都心服口服了谁要是暗中给我大哥使鬼那就别怪我任天弃不客气了。”

    众仙佛听他这话说得凶狠大有前些日子的遗风心中都是一寒屁都放不出一个那里还敢站出来说“不服”两个字。

    任天弃又叫了两声这才笑嘻嘻的走到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的面前道:“看来我文曲大哥的威望挺高的你们瞧瞧大家都服气得很这新玉帝之位非他莫属。”

    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相互一望已经是心灵相通任天弃如此做那是一定要让文曲星君当上新玉帝了自己两个要是反对定要惹他不快实在怕再生事端再者这文曲星君除了名气略弱法力尚浅之外无论是外貌气质还是秉性学识都可以坐上玉帝之位何况他与任天弃既然结拜过天庭有什么事这小子岂会不管如此想来倒比别的仙官合适当下便双双点头由元始天尊道:“既然陛下已经决定本尊与佛祖自当遵命。”

    任天弃听了拍着手哈哈一笑道:“这不就成了九龙宝车还是让文曲大哥坐的好。”说着过去将一脸愕然失措的文曲星君不由分说的扶上了九龙宝车然后大声道:“起驾还不将新玉帝请进凌霄宝殿登基。”

    他这么一说众仙官便只好簇涌着文曲星君向凌霄宝殿去了。

    九女见到任天弃不再当他的吴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魔皇大帝那就是说有时间陪自己等人了一个个的都是笑靥如花恨不得在他脸上重重亲上两口。

    任天弃正要到那凌霄宝殿去忽然想起一事顿时停住了身形道:“算了算了我还是不在这里呆啦先下凡去给爹娘陪礼去。”

    李淑琼顿时岢道:“你把你那个结拜大哥弄得当了新玉帝现在他马上就要登基你怎么能不去瞧瞧热闹。”

    任天弃干咳两声道:“反正就是叩头作揖也没什么好看的。”

    蛛儿是最了解他的闻言一笑道:“琼妹你别劝天弃我知道他为什么不想呆在天界。”

    李淑琼忙道:“为什么?”

    蛛儿道:“难道你忘了他入魔之时是怎么对待嫦娥姑姑与各位仙子了么如今要是碰了面你让他拿什么脸去见她们。”

    李淑琼顿时恍然大悟不由恨恨的道:“活该谁叫他自己造孽。”

    蛛儿见任天弃脸色大是尴尬拉了拉李淑琼示意她不要再提道:“这事也怪不得天弃嫦娥姑姑她们应该已经明白了只是天弃的确还是回避一下的好这样罢就由咱们姐妹去替天弃一个个的给那些仙子陪不是天弃日后再上来罢。”

    任天弃闻言暗赞蛛儿体贴连忙道:“对对就这么办我先下凡去见爹娘你们好好替我陪罪就说我后悔得要死但上吊抹脖子的总是死不了她们要是有谁不服气随时可以找上门来捅我两刀白刀子时红刀子出我绝不还手绝不还手。”

    众女听他这么说都是暗暗好笑不过夫君这个样子才最可爱岂有不帮他的当下便答应了。

    任天弃暗叫了一声“惭愧。”作了一个大揖便下凡而去。

    尾声

    三个月后的天界。

    瑶池之畔过去的王母宫此时是热闹非凡而那王母宫上的仙匾已经换成了“紫云宫”三个大字龙蟠凤舞硬笔盘空却是当今的玄穹高上万法妙有弥罗至文玉皇大帝所书。而进内的一道大门之上又悬着一块披红挂绿的大匾上写“修仙馆”三字却是任天弃的手笔。

    就在这紫云宫外当先站着一名二十来岁身着华服面目绝俊潇洒倜傥的男子旁边站着两名珠翠遍插身着锦衣一脸富态的中年妇人而在他们的身后是数十名美貌婀娜面带媚色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芳华女子。

    这时只听那男子左边的一位年纪略大的妇人道:“天弃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咱们的妓院那里不能开偏偏开到天庭里来了。”

    而他右边的一位身体丰腴肤色白皙的妇人也道:“是啊天弃这从古到今可没听说天庭上开妓院做神仙的买卖啊。”

    那俊美的男子自然就是任天弃了那日他下凡之后便找到父母说明原委跪拜谢罪任世杰与瑶池仙子知道了这一切因缘自然不会再怪儿子只是对伏羲与女娲之事大为感慨好生教诲了任天弃一顿任天弃也是听在耳中记在心中。

    过了两天蛛儿等女就下凡来了给任天弃带来消息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已经向嫦娥等仙子解说过这场天劫了众位仙子都已经默默接受此时天庭已变众仙子再无拘束出了瑶池宫。已散向各方排遣修行去了。

    听到众仙子已经安定下来任天弃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了与家人一起好生欢聚了一段时间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终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有一天牵云圣母带着众女儿们来瞧好女婿他见到姨姐们一个个的对自己是眉目传情。娇媚异常自然知道她们的心思不过蛛儿如此情深意重自然绝不会和她的家人勾勾搭搭再加上答应了胡十二妹等这段时间过了就要将真阴还给她的姐姐们顿时灵机一动竟然想出了一个在天界开个妓院的念头来。

    这个念头虽然奇异荒唐在任天弃细想之下。却大觉不错。这九尾狐狸与蜘蛛精们常以媚色相惑吸人精元助长修行而天界的众仙向来被过去的天规压抑强行清心寡欲。有些神仙背地里却不免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情甚至危害下界若中在天界开这么一个妓院让前来消遣的神仙送些真阳出来也强似那些九尾狐狸与蜘蛛精在下界将千百个男子榨得面黄肌瘦形如骷髅正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打定主意他是说做就做先将白芳芳与郑宝儿找来合计这两人妓院开得多了。但还没有开一个能上天的妓院自然大为兴奋知道任天弃现在本领了得天上地下都能做老大有他做靠山那还有什么怕的当下就一口答应下来。

    任天弃又去找胡大姐与牵云圣母商量这两妖明白这样做对妹妹及女儿们那是求之不得大有裨益之事。那有不赞同的倒是蛛儿她们知道之后对他这个古怪的念头又是好奇又是好笑除了胡十二妹之外都纷纷反对在经不住任天弃嘻皮笑脸的游说这才勉强同意只是不许他在上面呆在太久李淑琼更是拧着他的耳朵再三嘱咐让他别兔子专吃窝边草开一个妓院来假公济私。

    准备妥当之后任天弃便又上天去找已经做了玄穹高上万法妙有弥罗至文玉皇大帝的文曲星君商量此事。

    那弥罗至文玉皇大帝被贬下凡做李白之时原也是风流之人对花街柳巷的并不陌生只是如今当上了天界之主对任天弃的这个想法实在不敢苛同但见他兴致勃勃而且此事对天界来说也并非全是弊端抹不过面子拒绝便在凌霄宝殿召集众仙官相议众仙官对任天弃是怕得狠了而且其中也有好色之徒巴不得这妓院开起来当下谁也不敢提出异议此事就算通过了。

    弥罗至文玉皇大帝能坐上此位对任天弃是感恩戴德自然要买这个交情给他当下便将瑶池的“王母宫”改名为“紫云宫”赐与任天弃由他自行安排。

    “紫云宫”极大任天弃便让仙吏以仙园为界将整个宫殿群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面诸宫布置得一片喜庆美其名曰“修仙馆”后面的几座宫殿却依然留着作为自己与夫人们上天游玩的歇息之处。

    一切弄好之后他便下凡带着白芳芳、郑宝儿、十一名九尾狐及三十九名蜘蛛精上来令人知会天界各仙选在今日开张。

    此时听着白芳芳与郑宝儿念叨任天弃却是微微含笑弥罗至文玉、皇大帝已传旨不禁各仙来这“修仙馆”研习仙道他知道客人绝不会少只是大家脸皮薄都在观望而矣。

    正说着话就见到远远来了一个佛家弟子身着袈裟招风大耳眼小嘴拱肚大如球任天弃瞧到他心中暗笑忖道:“修仙馆这个张只怕非他来开不可了。”

    当下已经迎了上去笑着大声道:“猪大哥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了。”

    这个佛家弟子当然不会是别人就是那净坛使者猪八戒了他先瞧了一下任天弃身后的众妖小眼光顿时咧开了嘴差点没把口涎留下来呵呵笑着走到任天弃身前道:“任兄弟说实话前些日子你那么狠揍伤了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凌霄宝殿也让你占了俺老猪怕是怕你却不怎么佩服你但你这件好事可是做在老猪的心坎上啦。好好啊任兄弟从今以后老猪结对你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个天庭就你最威风。”

    任天弃见他一边说一边拿眼光向自己身后的那些妖精瞟一把搂着他的肩道:“猪大哥咱们这里的规矩你是知道啦。”

    猪八戒连忙点头道:“听说了听说了不就是要些仙气么没问题没问题我老猪多的是送些给各位姐姐也是无妨的大不了再费些时间修练就是我可不能跟猴哥学法力再高。寿年再长活起来却干巴巴的没滋没味。”

    任天弃对斗战胜佛孙悟空一向敬佩不由得道:“对了猪大哥。最近怎么没见孙大哥啊。”

    猪八戒忽然呵呵大笑起来道:“我那猴哥性子太急最近听到下界有人传言说他是王母娘娘屑在东海之上的一陀屎时间久了变成了石头然后蹦出了他来心中就着了急要想找下界的人解释解释说还要让人将自己的事编成文章让百姓们都知道我说他也真是的。费那个劲儿干什么还不如多到任兄弟你这儿来快活快活。”

    任天弃叹道:“孙大哥的心情我理解下界有些人为了哄骗钱财什么也说得出来孙大哥这个委屈的确有些大。”

    猪八戒点点头道:“这倒也是怎么说是王母娘娘的拉的一陀屎至少也得是女娲娘娘拉的才高贵威风些儿才够得上他如今的身份啊这些人真是太小瞧我猴哥了。”

    任天弃哈哈大笑起来。不愿再多说此事向后面一指道:“猪大哥你愿意和那位姐姐修练?”

    猪八戒早就看中了一女也一指道:“我老猪就喜欢这位姐姐。”

    任天弃一瞧却见他指的是胡大姐也暗赞他是个老色猪果然有眼光。

    要知道妖精之流本就看惯了同类的凶恶丑怪虽然也喜欢俊男但却不像凡间女子那么反感胡大姐也知道这净坛使者本领不小能够得到他的真阳对自己大有进补便笑吟吟的迎了上来向着猪八戒就使了一个媚眼娇笑道:“贱妾能蒙净坛使者垂青真是三生有幸使者请跟我来。”

    说着就摇着杨柳细腰伸出葱葱玉手将猪八戒接进了修仙馆内。

    猪八戒跟进去不久便见到又有几仙连袂而来面目却甚是陌生任天弃施展神目定睛一看却是东南西北这四大瘟神变化而成平素里别人都对他们避而远之实在是寂寞郁闷如今有这么一个好地方岂有不来尽欢的。

    任天弃也不点破笑着接待了这次却点了九尾狐狸中的三姐、六姐及蜘蛛精中的两位。

    随着这五仙进来后面就66续续的来了些仙人却是利市仙官、招财使者、夜游神等不过都与那四大瘟神一般的变化了容貌。

    过得一会儿却见一名呵呵大笑坦胸露乳的佛家弟子前来任天弃一看竟是南无弥勒尊佛真是万万没想到他会前来不由得一愣可是用神眸再一细瞧这那里是什么南无弥勒尊佛而是道家的玉华真人所化心中一笑也是装着不知。

    就这样众仙越来越多不过除了猪八戒之处都变化了形体佛道间互变的也不少没多久五十位九尾狐狸与蜘蛛精已经全部进了修仙馆。

    白芳芳见到如此繁盛之景不由放下心来道:“天弃看来咱们人手不够啊你还得想想法子。”

    任天弃哈哈一笑道:“这还不容易下界之中什么花妖树妖兔妖蛇妖可不少自然都想上天来得些好处那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郑宝儿听得连连点头道:“这妖精果然很多天弃不知道有没有人妖?”

    任天弃一搔头道:“这个么……还没听说过不过这天地之间无奇不有或许也有的罢。”

    白芳芳想到一事也道:“天弃你说要是这些妖精吸了神仙们的真阳变厉害了怎么办?”

    任天弃脸色忽然平静下来道:“我之所以要办这个修仙馆就是要让这些妖精不再去打凡人的主意而天上还有色心的神仙也不要做些偷偷摸摸的事谁要是想要危害三界如今的平静我又岂会袖手旁观大娘三娘你们记住。这些妖精所接之仙不得过十次自然无碍。”

    白芳芳与郑宝儿连忙点头。

    任天弃让人挂上客满之牌又笑嘻嘻的道:“大娘三娘你们就在这里先帮我瞧着过些日子烦了就让胡大姐帮着打理你们爱走那里走那里。我答应了爹娘去合州城出生的山上瞧瞧现在可要下去了。”

    白芳芳与郑宝儿虽然已经在任天弃的提携下成仙但爱贪便宜的性子却没有改见到这么多的仙人来此以自己两人的手段又有任天弃作靠山当然可以在其中大捞好处弄些法宝仙丸之类的那玩意儿实在比金银财宝有用得多巴不得任天弃早些走。赶紧笑着应了。

    任天弃便向下界飞去。父母及众夫人早就启程前往合州城只是不愿施展仙法一路乘车坐船。饱览沿途美景。

    还没到恭州任天弃就追上了家人的乘坐的大船当他降落在船板之上任世杰夫妇与他的九位夫人正站在船舷之边观赏两岸的险滩奇景见到他现身全都欢呼起来纷纷问起修仙馆之事任天弃便将情景给大家讲了任世杰夫妇是暗自感叹而他的九位夫人却是掩嘴而笑。

    欢聚之中船已经开过了恭州眼见着就要到合州任世杰夫妇知道任天弃此时名气大得紧不想太过招摇便要大家都变化成普通人上岸任天弃与九位夫人自然是无有不从。

    等上了岸进了合州城却见车马辐辏人烟稠密。不时可见新修的大宅房屋竟比过去繁华热闹了许多。

    一打听才知道却是当今的张皇后请唐肃宗传旨因合州城乃国师生养之地免除合州城三十年之税附近各州的商贾当然是闻讯而来再加上他过去的那班袍哥兄弟得了他的黄金再借着他的名头这些年个个混得是风声水起就算是最没出息不愿进取的也至少有三房小妾这合州城此时已经成了极殷富之地由过去的合州县升为合州府与恭州同级管辖方圆四州而知府之位也成了做官的肥缺如今这李知府便是当今皇后身边最得宠的太监李辅国的堂弟。

    任天弃知道张良娣免合州十年之税一来是给自己面子二来也是为当年在合州城杀人灭口做些补偿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欣慰这张良娣虽然算不上一个好皇后但总算没有武后之心再给大唐国掀起一场血腥的波澜自己也不必再管她了。

    走在合州城中无论是路边小摊还是茶楼酒肆听得最多的便是“任国师”三个字而每一个人从口中说出这三字都是精神焕于有荣焉。

    而街道两边什么“任记衣庄”“任记香斋”的不知有多少最可笑的是有一个“任记书斋”门口张着老大一张画上面画的却是十来岁的小孩子在雪地里依着一棵古松读《道德经》面目居然依稀与他有些相似让任天弃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实在想去告诉那书斋的老板将他手中那《道德经》改画成春宫图那才真实一些。

    穿过合州城便又向南而去他出生的那孤老山便在三十余里处那里甚是险峻无路可通大家正要隐身飞走却见到前方有一个大庙红墙碧瓦飞檐画栋不时可见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前往香火竟是极旺便走了过去却见那庙门上挂着“显德真人庙”几字。

    任天弃遍思天界各仙好像没有一个显德真人一时好奇招呼一声便带着家人迈步进去。

    里面好生宽阔过了两重偏殿才到得正殿那里已经跪满了数排百姓在焚香祷告向那神像一瞧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只见那洒金神像面目俊美玉树临风背上负着一柄长剑潇洒倜傥之极却不是任天弃又是谁。

    这时正有老妇带着一名少年在给神像磕头大声道:“小三儿你天天偷鸡摸狗的不学好任真人神通广大又惦记着咱们合州城要是他知道了准要重重的惩罚你还不求任真人原谅从今以后。痛改前非好好的学做人。

    那少年望着任天弃的神像眼中露出了畏惧之意恭恭敬敬的磕着头。

    李淑琼见任天弃正望着那两母子愣便偷偷的走到任天弃的身边道:“任小贼你在天上可做过三界的皇帝这些老百姓却只给你封了个真人实在太没面子啦。要不要给合州知府托个梦让他重新改改你的称号。”

    任天弃却摇了摇头道:“琼儿称号不称号的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我只是在思索过去有些想法错了。”

    李淑琼道:“什么错了?”

    任天弃道:“过去我就不信神佛后来上了天见到他们的真面目而且有许多地方与凡人并无两样就更不尊敬本来还想将天下间的道观寺庙都毁了。免得他们再吹牛骗人。可是现在我却在想其实这些寺庙对老百姓也有些益处。”

    李淑琼道:“益处什么益处。我可不觉得建这些寺庙可要费不少银子。”

    任天弃道:“这种益处并不是在钱财之上而是在心中让普天下的百姓都知道为恶要受天惩会下十八层地狱不得生而向善却能遇上仙缘成仙成佛虽然未必人人都信。但却可以给人善恶之分这样一来即使有不信邪的恶人也是少数天下间也可以少许多的血腥与残杀大家和睦相处那不是挺好的么。”

    李淑琼还没有说话任世杰已经拍着任天弃的肩一脸欣慰的对着他微笑道:“弃儿。你经过这场天劫能够明白这些道理不再偏激果然是成熟了爹爹也要为你自豪。”

    任天弃一笑道:“爹两位老祖宗的遗简里说这场天劫之后我将万魔不侵成为真正的天地至尊若是还悟不到这些道理实在是愧」对这两位老祖宗了。”

    李淑琼见到夫君已经从那个无赖顽皮的少年变成了睿智成熟的男人心中是好生骄傲高兴嘴里却道:“呸什么天地至尊总爱吹牛天地可大得很说不定有什么厉害的神仙没出来。”

    蛛儿最护着任天弃怕他不高兴便道:“好啦好啦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到那孤老山去婆婆说那里美得紧我好想快些见到。”

    说话间众人便出了显德真人庙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方便飞身而去。

    三十里的路程转瞬即至大家已经到了孤老山的峰顶任世杰与瑶池仙子旧地重游脸上皆现出激动之情带着儿子儿媳们到了当年居住的茅屋之处却见已经残破不堪难觅旧迹只有四周的蔷薇、荼縻、木香、美人寥等花虽无人照料却依然开得繁盛。

    瞧着父母不胜唏嘘之情任天弃知道他们必有一番感慨向众女一使眼色便悄悄的离开到山崖之边观赏下面的江景。

    时值黄昏只见烟波浩渺江流入耳一轮红日斜映照得万顷江波蹿起亿万金鳞大江落日蔚为壮观不时可见三两渔舟拉杆收网划浆而过春山迤逦暮霭苍茫两滩之边白鹤收翅野鸦归林又过得一阵夕阳浅隐瞑色初凝不时可见有炊烟四起正是到了渔家饭熟之时无数渔妇高呼男人归航那江面上便渐渐的安静下来。

    见到这般的景致众女皆是心旷神怡6玉嫣最先叹道:“天弃怪不得公公婆婆会选在这里隐居真是好美。”

    邓雅婵问袁宝琴道:“袁姐姐你说是这里美?还是伏羲祖爷与女娲娘娘造的那个太虚幻境美?”

    袁宝琴不假思索的道:“当然是这里那太虚幻境虽然比这里奇丽景致也要多可是却少了这一种人间的烟火之气要是让我选我情愿留在这里却不会去那太虚幻境。”

    她这么一说蛛儿等女都齐声赞同起来。

    李淑琼刚才瞧着那些渔夫都是满载而归不由道:“任小贼我说这里也不错林子里有鸟江底里有鱼再加上有胡十二妹的厨艺咱们就多呆些日子罢等烦了再下山去明儿我做鱼杆到下面去准钓一条大鱼起来。”

    任天弃也喜欢上了这里闻言哈哈一笑道:“小琼琼你也太小瞧你夫君我啦要钓鱼还用得着下山么。”

    说着身子一晃已经变成了个数十丈高的巨人手里拿着一根鱼杆见到前面有一块巨石便站了上去垂下了线直到百丈之下的江面只片刻之间便钩了一条百来斤的大鱼上来。

    众女见状都拍手欢呼任天弃大是得意身子缩回原状但刚才踏得重了那巨石上已经留下了两个老大的脚印。(注:任天弃钓垂之时山下已有渔夫见到后来又在山上见到了那巨石上的两个脚印知道有天神在此呆过故而将孤老山改为钓鱼城在今重庆合川市南效三十里处后来蒙古入侵南宋南宋全境沦陷唯钓鱼城强攻三十载不下其大汗蒙哥便在此处死于石袍之击而非金老先生笔下死于杨过之手从而改变了当时的整个欧亚战局故有‘独钓中原之美誉成为了名满中外的古战场之一那块留着大脚的巨石至今还在钓鱼城峰顶供游人观赏猜测。)

    胡十二妹见到那条大鱼笑着道:“好啊我可以用这条鱼做十个不同的花样儿出来只是这里没有厨房更没有配料怎么办?”

    李淑琼在任天弃胸口一拍道:“十二妹有咱们的任小贼在还有什么事情搞不定的。任小贼快弄一幢舒适美观的大宅出来。”

    任天弃呵呵一笑将手一挥山顶之上果然就多了一幢豪华富贵的大宅另外还有许多美丽的婢女婷婷玉立的站在大宅之处恭候着却是任天弃用山上的那些鲜花变化而成。

    李淑琼见到这些美女心里面就不高兴了撅着嘴道:“任小贼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好色啊。”

    任天弃变出这些美婢也是无意而为听着李淑琼的话连忙道:“冤枉屈天的冤枉我这是眼中有色心中无色。”

    李淑琼道:“呸任小贼你说别的或许我还相信你可这事你是狗……”一想下面的话不雅便道:“你是这个改不了吃那个先不说别的就说天上那些被你糟蹋了的仙子咱们去替你道歉这时候她们虽然眼泪汪汪的却不怎么恨你要是有一天你碰上了她们又可怜兮兮温温柔柔的来缠着你我就不信你这个大色鬼会不动心。”

    想到那些仙子艳光映雪美丽出尘的容貌任天弃心中实在没谱不敢说狠话只得道:“嘿嘿我是随机应变随机应变。”

    李淑琼又道:“呸呸什么随机应变我瞧是多多益善多多益善。”

    蛛儿等女也知道要让夫君收心绝非一日之功现在可不能说得太僵听着李淑琼与他斗嘴都笑着过来替任天弃解围。

    李淑琼也知道任天弃心里是有自己的而且以他的性子能与天地同寿这么漫长的时间不弄些风流韵事出来那才岢怪之极嘴里虽然说心里其实早就有所准备会多一些姐妹出来听着众姐妹打岔自然就算了随着大家走入了那宅子。

    不多时宅子里就出了任天弃与九女的一阵阵欢笑之声那笑声随风而飘将原来寂寥的山峰点染得格外绚丽多姿。

    这正是“做仙要做风流仙无情何必求长生。”

    【全書完】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