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武侠仙侠 > 仙人俗世生活录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担忧

第三百五十九章 担忧

小说:仙人俗世生活录  作者:断桥残雪  类型:武侠仙侠
    到了王崇杉面前,余子清很自然地指了指孙文琅和赵宁对王崇杉笑道:“我初中的同桌同学孙文琅,这是他的老婆赵宁,一个在龙瓯区工委工作,一个在市委宣传部工作,说起来还是你的同事呢!”

    在孙文琅和赵宁看来,余子清这么年轻就认识王书记,能请动王书记跟他一起吃饭那已经是很了不起,很不可思议了,要知道,他们夫妻两费劲心思请个区宣传部部长,最后人家还放他们的鸽子。所以两人见余子清这样随意地王书记说话,而且竟还口无遮拦地说自己两人是王书记的同事,不禁暗暗咋舌,一颗心扑腾扑腾地跳着,暗想这余子清怎么讲话没个分寸,就自己俩小罗啰还书记的同事?这不纯粹往自己脸上贴金,惹人笑话吗?

    不过让孙文琅和赵宁大感意外的是,王书记不仅没有露出半点不满或轻视之色,相反闻言后还一脸亲切地跟他们两握手,而刚才还自持身份的何其尧更是一副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握手。

    互相打过招呼,一行人便在酒店经理带领下进入包厢。

    包厢布置极是讲究,金碧辉煌又不失典雅大气。

    孙文琅和赵宁站在包厢里,一眼看去不是秘书就是书记,甚至连温瓯市第一把手都在场,想想之前自己两人为了跟区宣传部部长吃顿饭,费尽心思,连菜肴都要反复斟酌,不禁有种仿若隔世的感觉,心中大发感慨人生际遇。

    “余先生,请上座!”就在孙文琅和赵宁夫妻两大发感慨,王崇杉面带笑脸,很是客气地请余子清上座。

    孙文琅和赵宁见曾经那么高不可攀,那么威严的王书记,十分客气地请余子清上座,顿时彻底傻眼了。本来他们以为余子清有门路能攀上王书记就很了不起了,甚至就在不久前他们心里还在暗自嘀咕,余子清跟王书记讲话没个分寸,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余子清的身份似乎比王书记还要尊贵,连王书记都要请他上坐。

    周淳刚才在车上虽然已经隐隐看出点名堂,但见王书记请余子清上座还是免不了一阵吃惊。倒是何其尧,因为经历过当初苍灵县的事情,心中有了些计较,并没有太多惊讶,只是暗暗告警自己,那余家村一定要重点关注,不可有丝毫大意。

    王崇杉本就是上官明远从小带大的人,而上官明远又是余子清不记名的门人,若从辈分上排,王崇杉叫他一声师祖还是抬举他,余子清倒也没必要跟他客套这种虚礼,闻言没推辞就一屁股坐在主位上,又一把拉过还有些发愣的孙文琅,笑道:“老同学,坐我这边。”

    见连王书记都这样尊敬余子清,孙文琅心境跟刚才又有了丝不一样,挨着余子清坐下,颇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赵宁本就有些势利眼,坐在孙文琅身边,看着余子清高高上座,王书记在一边陪坐,感触就更深了。

    众人坐定,饭局就开始了。

    ……

    “年后去跟上官明远碰个面,就说我让你找他的。”

    市委大院,王崇杉站在落地窗前,手中拿着根烟静静看着下面马路上车来车往,脑子里却回荡着余子清临走前说的一句话。

    他究竟跟老爷子什么关系呢?为什么要我年后去见老爷子?是不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需要我来做?难道安稳的日子终于要到尽头,老爷子终于要出我这张牌了吗?

    一想到这,王崇杉不禁有些烦躁地拿起烟往嘴里塞。安稳了这么多年他还真不想搞出太多的事情,只是烟到嘴边,这才发现烟已经烧到烟嘴了。

    王崇杉看了手中香烟一眼,转身重重把烟蒂往烟灰缸中一按,眼中透出毅然的目光,从口袋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一会儿之后,电话那头才传来昌叔苍老的声音。

    “崇杉,有什么事情?”

    “昌叔,老爷子在不在?我有事要跟他说。”王崇杉沉声道。

    “老爷最近都在打坐修炼,有事你跟我说就可以。”昌叔不紧不慢道。

    王崇杉闻言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他身居高位,可以说是上官家一张王牌,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轻易动用的。而一般情况下他也不会轻易给上官明远打电话,一旦打去电话,那就意味着有重要的事情发生,不管上官明远有多忙也会立马接他的电话。像今天这样,仅仅因为打坐修炼而不接他电话,实在让王崇杉感到意外。

    王崇杉自然不知道,上官明远如今已经踏上修仙之路,这尘世间的荣华富贵对他而言早已没了吸引力,世俗间的事情他也久已不再过问。

    王崇杉沉默了一会,道:“是有关余子清的。”

    “那你等会,我叫老爷接电话!”

    隔着电话,王崇杉还是感觉得到阿昌态度陡然变得严肃起来,心中不禁暗暗吃惊,这余子清究竟是谁?能让上官明远和阿昌都如此重视紧张呢?

    王崇杉心中正暗自揣测,电话里传来上官明远威严而简练的声音。

    “讲!”

    “是,余先生今天来找我了!”王崇杉说到这顿了顿,他想探探上官明远的反应。

    “余先生找你?你没出什么差错吧?”上官明远的语气里明显带着一丝紧张。

    王崇杉神色不禁一凛,心中越发不安,不知道余子清临走前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有,余先生说感谢我上次帮了他忙,今天顺路经过温鸥,就约我吃了一顿饭。”王崇杉说道。

    “呵呵,余先生也太客气了,这点小事有什么好专门请你吃饭的!”上官明远明显松了一口气。

    “是啊,不过余先生临走前叫我年后找您,具体什么事情没说,只说他让我去找您就行。”王崇杉说完,一颗心忍不住就绷紧起来,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这在他多年的从政生涯中,从未出现过。

    电话那头沉默了,王崇杉一颗心绷得越发的紧。

    “他真这么说?”许久电话那头才传来上官明远的声音。

    “是。”王崇杉回道。

    “那过完年你就马上来杭临找我。”上官明远说道。

    “是不是有什么重要行动?需不需要我提前准备一下?”王崇杉小心翼翼地问道。

    虽然今时今日,王崇杉位高权重,贵为七八百万人民的父母官,但面对上官明远他心底深处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敬畏。

    电话那头上官明远闻言明显怔了一下,接着就发出朗爽开心的笑声,许久才道:“你小子想到哪里去了?如今上官家顺风顺雨,我又已金盘洗手不过问江湖之事,而凌峰他对道上的事又不感兴趣,一心一意地打理生意,能出什么问题,能需要什么重大行动啊?这往后,你就安安心心地当你的官,当个好官,别胡思乱想,以后最多也就托你这个高官找找关系,哈哈,朝中有人还是好办事一些的。”

    对上官明远王崇杉是绝对信任的,知道他说一不二,从不诓人,他既然这样讲,那么从某种角度上讲,他跟上官家的那层关系将永远不会见光。

    王崇杉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彻底落了下来,随即就很不解地问道:“那余先生让我年后找您有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当然是大好事!”上官明远再次笑了起来,笑了会,估计想到此时王崇杉肯定满头雾水,又道:“得了,反正你马上就要来杭州,我也不跟你瞒着。听说过神仙吗?”

    王崇杉闻言一阵愕然,思维无法跟上上官明远的步子,好一会儿才急忙道:“当然听过,可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跟余先生有什么关系?”

    “子虚乌有?”上官明远闻言语气里明显有些不满。

    “难道这世间真有神仙?”王崇杉听上官明远语气不满,心神不禁一凛,但终究还是无法相信这世间真有神仙。

    “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能腾云驾雾,能驾驭飞剑,你还认为这世间没有神仙吗?”上官明远没有直接回答王崇杉,而是反问道。

    腾云驾雾?驾驭飞剑?王崇杉整个人惊呆了,像他们自小习武的人,哪个没有飞檐走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侠梦想,哪个没有腾云驾雾像神仙一样遨游天地的梦想?可这些终究只是飘渺虚无的传说,这些终究只是梦想。可王崇杉没想到有一天,从小把自己养大,自己最敬畏的人竟然告诉自己他能像神仙一样腾云驾雾,驾驭飞剑!而这个人是不会跟他开玩笑的,至少绝不会无聊到拿这种虚无的事情跟他开玩笑!

    上官明远似乎也知道这个消息太过震撼,反问过后就沉默了,许久才道:“我只是跟余先生学了点皮毛!”

    说完上官明远就挂了电话。

    房间里王崇杉再次陷入了沉默,只是一对双目却在黑夜中闪动,格外的明亮,格外的狂热!

    温瓯某公寓,客厅里灯光明亮,透过纱窗可以看到一个身材娇小婀娜的女子正偎依在一个男子肩膀上,把手中的桔子一瓣瓣温柔地塞进他的嘴巴。

    [倾情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