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玄幻奇幻 > 中华联邦之帝国再起 > 第七章 不一样的新宿事件-2

第七章 不一样的新宿事件-2

小说:中华联邦之帝国再起  作者:铁骑洪流  类型:玄幻奇幻
    在克洛维斯兴奋地排兵布阵的时候,几公里外的一个不知名的废墟之中,一个与他有着同样父系血缘的少年此时也是兴奋欲狂。

    鲁鲁修此时的心情万分激动,高兴、兴奋、狂喜都不足以表达胸膛中那股滚热的情绪,虽然心中的理智不停地警告自己这种激情是很危险而不可靠的,但是此时的鲁鲁修却只想纵容自己一次,让自己肆无忌惮一回,只因为在在层层笼罩自己的绝望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希望的微光。

    是的,希望。

    他曾经是那么的绝望,意外身亡母亲的,腿残目盲、让人怜爱的妹妹,这些都在摧残着鲁鲁修那可虽然弱小却倔强而自傲的内心,他想为母亲报仇,他想毁灭那个肮脏的布列塔尼亚帝国,他更想保护好自己最重要的妹妹娜娜莉,甚至为了她与世界为敌也在所不惜···

    但是,每次面对着这些内心强烈的渴望,他却不得不一次次痛苦的认识到自己的无能与无力。

    他的敌人是如此的强大,就是只以毁灭布列塔尼亚帝国为目标,那也是占据着三分之一个世界的强大帝国,无以计数的财富,数以亿计的子民,百万为单位的军队,这种强大让单枪匹马的鲁鲁修只能感到无尽的绝望!

    有时候,鲁鲁修也未免不曾暗自后悔当年的莽撞,若是当初自己那么“冲冠一怒”,或许自己和妹妹的处境会更好一些,不说在辉煌、繁华的潘德雷肯有着更加优越的环境,单单是毁灭一个帝国,从内部成功的几率也要大上很多,毕竟克洛维斯那样的无能之辈都能当上一区总督,凭借自己的才能,如何也会强过克洛维斯,那么自己就不至于如之前那样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没有丝毫复仇的行动!

    所以他憎恨着这个世界,憎恨着这个充满了谎言的世界,却又为自己的无力而感到绝望,为了活下去,他不断地编造着谎言,编造着还活着的谎言、名字是谎言、经历是谎言,每一个谎言就如同一道沉重的枷锁将他束缚,迟早有一天,他将会被名为谎言的枷锁给压垮。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虽然那个女人莫名其妙的闯进了她的生活,虽然那个女人莫名其妙的给与自己非同寻常的力量,虽然那个女人又莫名其妙的死了,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啊,重要的是自己终于拥有了力量,只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力量!

    这是属于自己的力量,鲁鲁修无比兴奋的想着这件事,他第一次靠着自己的力量反抗了布列塔尼亚,虽然只有十数名亲卫队,但是这十数名军人的生命却帮助鲁鲁修建立了强大的自信,鲁鲁修第一次相信自己的希望不再是一个渺茫而不可期的幻想!

    不过,现在还不是兴奋的时候···

    短暂的兴奋后,残路的显示迫使着理智再次占据了主导地位,鲁鲁修冷静的分析自己所处的环境之后,不得不无奈的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并不多么乐观。

    整个新宿都已经被布列塔尼亚军从外到内严密的包围住,11区驻军和数倍的仆从军如同筛子一样一寸寸的掠过一处处废墟,那份仔细,那份认真,就好像是在找丢失的英镑一样,这种反常的行为让鲁鲁修十分的不接:

    布列塔尼亚军到底在搜索什么?难道是那个女人?不过就算如此,按照布列塔尼亚军的风格,不该是肆无忌惮的冲进去,大肆打砸,肆意抓捕吗?要不是不顺心的话,直接大开杀戒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以前好多集住区不就是因此消亡殆尽的,怎么现在反而是客客气气的,碰到小女孩都会小心翼翼;

    好在总督卫队这些knightre部队的行为还在鲁鲁修的预料之中,通过缴获而来的这台桑德兰,鲁鲁修发现装甲骑士部队以小队为单位的四处围杀这那些恐怖分子,就如同潘德拉贡那些贵族们热衷的的秋猎一样。

    嗯,看来敌方是将knightre作为作战主力,普通帝**只是辅助部队,一方面搜索恐怖分子的踪迹,一方面压缩其活动范围。

    这倒也是符合布列塔尼亚军的一贯风格,自从7年前的日本之战后,knightre就成了布列塔尼亚军的绝对主力,即使在澳大利亚被中华联邦的“炎黄”干脆利索的一顿碾压也没有改变多少,只是一旦看到炎黄那标志性的双炮管就四散逃逸。看来对方指挥官也不过是一个无甚能力的平庸之辈,那么为了自己的安全,自己就拼上一次吧。

    不过还是有些东西需要确认一下。

    “嘟嘟滴、滴滴,嘟嘟滴、滴滴···”

    “鲁鲁?什么嘛?现在才···你在哪里?老是逃课会留级的啦···”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不出意料,夏莉略带不满的抱怨出现在电话中。

    很可惜,若是平常鲁鲁修自然不会小气几句不要钱的好话,毕竟夏莉的脾气还是很好哄的,但是现在鲁鲁修就没有那个心情了,虽然语气依旧是仿佛微笑,脸上也带上这诺有诺无的笑意,但是话题却是如此单刀直入:“你那里有电视吗?”

    “电视?”夏莉表示不明白。

    “抱歉,这事很重要。”鲁鲁修表示此事不方便详谈。

    “真是的···你等一下啊···抱歉,这个借我一下···”但是一颗芳心全挂在王子身上的女孩就是那么好说话。

    “啊?你要干什么?”夏利的同伴也很好奇。

    “新闻,新宿发生了什么事?”鲁鲁修一边在桑德兰的机载计算机上输入指令,调整者钢铁坐骑的状态,一边直接了当的回答问题。

    “新闻,那个···只有交通管制,其他没什么啊···”

    “管制的理由呢?”

    “不知道,没有加以说明。”

    原来如此,是打算一切完结后顺着军方的需要报道吗?驾驶着桑德兰避过一队巡逻的步战车,鲁鲁修瞬间通过敷衍的新闻报道明白了总督府的打算。

    “喂,你又在搞什么奇怪的赌博了吧?我之前就说过,这种危险的事···”另一边夏莉带着几分劝诫的责怪声又响了起来,不过鲁鲁修现在可没有那份心情听从夏莉的叮嘱。

    “好,我明白了,啊,还有帮我和妹妹说一声我晚点回家,再见。”说完,鲁鲁修就挂断了电话。

    “啊,讨厌,为什么老是单方面挂断!”夏莉抓狂了。

    不过很显然现在的鲁鲁修是无法听到夏利的抱怨,因为在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后,鲁鲁修就直接关闭了移动电话,之前的教训有一次就足够了,同样的错误本就不该再犯,特别还在同一天之内,那简直就是自己在作死了。

    关上移动电话后,鲁鲁修打开机载雷达,看着上面标注的密密麻麻的友军标示,构思着自己的行动计划:既然是有意避人耳目,而且还是紧急行动,那么就很难明目张胆地加派增援,也就是说棋盘上的棋子就只有这些,毕竟这里已经是整个东京租界能够动用的所有军力,其余地区,即使是最近的横滨租界也很难短时间赶到。话虽如此,不过单凭一人要突破这种程度的包围太困难,寻求保护反而更加危险。

    不过···

    摩挲这手中这枚完好的棋子,看着屏幕上那个与众不同的信号,在一片桑德兰的iff识别信号中,那个格拉斯哥的信号是如此的耀眼。

    就让你们把将我卷入的人情还给我吧!

    鲁鲁修微笑着下定了决心,只是,那个微笑仿佛隐藏着一份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