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科幻灵异 > 男友刚满月 > 130

130

小说:男友刚满月  作者:彻了  类型:科幻灵异
    中午课后。

    “呃,嗨!我们一起去吃午餐吧!”田如絮走到唐果面前,尴尬的打起了招呼。

    “嗯!”唐果友好的点头答应,将书桌简单整理了下,然后跟田如絮一同去吃午餐。

    “你的学习还好吗?”田如絮走在唐果右边,一路上不知道说什么好,神情有些不自然。

    “呃我是说在学校的感觉如何?”她紧张地补充了一遍。

    唐果看了看身边这位打扮朴素相貌清丽的女孩,淡淡笑道:“还好,过段时间应该就能适应下来了。”

    田如絮眨了眨眼,觉得自己的新同桌很友好和善,发自内心的想跟唐果做朋友,“嗯...那个,我们能做朋友吗?”

    “我们,不已经是朋友了吗。”唐果扭头冲田如絮笑道,显出两个浅浅的酒窝,长长的睫毛扑扑地眨动着。

    “真的!?”田如絮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能跟有钱人家的千金交上朋友。

    恰巧丁耀路过,凑过来说道:“我猜是假的。”说罢哈哈大笑走开了。

    唐果:“......”

    餐厅里。

    “嘿——这是我的位置!”一个棕色波浪卷发画着妆的女孩向她们走去。

    唐果抬眼一看,觉着好眼熟,也就比较客气的说道:“还有空位。”

    赵丽玲见对方不但不马上滚开,还一脸不认识她的样子,立马就火了。这个桌子这个位置她可是从十岁就开始坐起,想跟她抢的人早就被她整的自愿退学了!在赵丽玲的世界里,任何挑战她权威的人必须都没有好下场!

    “我这还有三个人。”赵丽玲望了望身后,正并排走来的三个跟班。

    这是**裸的挑衅?唐果笑笑,餐厅里每张圆桌都只有五张椅子,她和田如絮早早来到这里聊天,到了午餐时间也就坐下吃饭了,哪知道“得罪”到了这校园里的恶霸。

    “那个角落,还有个空桌。”唐果对赵丽玲甜美的笑着,拿着瓷勺的左手指向了角落。

    “呵呵!”赵丽玲看也不去看唐果指向哪里。她只要这个位置!而这个位置就代表着她的权威!

    “嘿。过来。”赵丽玲回头招呼来自己的三个跟班,那三个女孩立马屁颠屁颠地走来,赵丽玲看向唐果跟田如絮的,仿佛已经看到她们的下场。

    “这俩位同学肯定是刚来的。不知道规矩。占了我们的位置。”赵丽玲对她的三个跟班说道。

    “什么?!”跟班们异口同声道。

    “我说新人。现在你知道规矩了吧?赶紧滚开!小心,让你跟去年那个贱人一个下场!”三个跟班中,一个直发齐腰身材姣好的女孩双手环胸说道。

    “什么规矩?”唐果一副“我是新人我就是不知道”的表情。左手托着脸颊认真地问。

    这时田如絮用手肘轻轻碰了碰唐果,担心的看了她一眼,示意那四人不好惹。

    唐果回了个“没事”的眼神,便开始宣战:“影响我用餐,你们到底是谁?”

    什么?!居然不知道她们是谁!?

    跟班们火冒三丈,也就只有赵丽玲的反应稍微小些。

    原谅她吧!新人,刚来,哈哈!

    “五年级一班赵丽玲!”赵丽玲抚了抚耳边的卷发,骄傲地道。

    回答赵丽玲的是唐果的一个喷嚏。

    “不好意思,我这几天感冒了,对‘灰尘’有些敏感。”

    “你、你......”赵丽玲指着唐果说了几个“你”后,突然表现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这几天新闻头条炒的沸沸扬扬的唐果!”

    炒?

    唐果冷笑了一声,“对啊,我就是唐果。刚失踪一年回来了。”

    赵丽玲仿佛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你们先去别的地方吃,我要跟这个新人,好好聊聊。”

    跟班们还期待着赵丽玲收拾这个新人呢!但是看着事情发展的......

    “你想聊什么?”

    只见赵丽玲一屁股坐在了自己对面,还一脸兴奋和期待的托着腮帮子,直勾勾的看着她说:“新闻上说你在医院昏迷了一年,还一直有个男人在病房里照顾你,是谁?”

    唐果听罢,将手中的筷子重重扔在桌上,索性也不吃了,就冷着眼看着对面的赵丽玲。

    “哟别生气啊!我就实话实问啊。”赵丽玲仍不死心非要揭唐果伤疤。

    赵丽玲那副恶心的嘴脸凑了过来,见唐果依旧面不改色,添一句:“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早就死在一年前的那天,而不像你这样......害死了自己的母亲,还有脸招摇过市!”

    赵丽玲的话一句一字犹如钢针,一根根地被钉在心上,唐果脸上原本还有一丝从容,此刻却瞬间惨白。

    “哎,瞧你这么可怜,今天就让你在这好好坐坐吧。我走喽。”赵丽玲站起身,拍了拍唐果的肩,像是在安慰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人。

    “滚。”唐果的语气还是不轻不重,却多了一份愤怒,因为她的十指相扣,而修剪过的指甲一直死死摁着,在两只手的手背上留下红红的印子。

    田如絮听刚才赵丽玲的话,加之本身也看了这些新闻,心中便有些猜测,接着看见这样愤怒的唐果,一下子不知所措了。

    “你没事吧?”田如絮还是担心的问了一句。

    “嗯。”唐果只回了一个字,接着起身离开了餐厅。

    而另一边角落里的,跟班们望着唐果在人群中背影渐行渐远,虽不知道赵丽玲到底对那新人说了什么。但看到唐果那孤独落寞的离开,实在是大快人心。

    第二天,让赵丽玲出乎意料的是唐果准时的来上学了。

    “我昨天说了那么多话,这贱人今天怎么还来上课?”赵丽玲和跟班们走在校园里,边走边嘀咕。

    “哎!莫不是怕落了成绩?”直发女孩掩嘴笑道。

    “说的对。”赵丽玲哈哈大笑,将目光投向唐果背影上。

    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赵丽玲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抱着。”她将自己的单肩挎包往直发女孩怀里一塞,便大步向唐果走去。

    直发女孩愣愣地看了看赵丽玲,然后激动地摸了摸怀里的挎包。爱不释手的道:“这是最新款的!”赵丽玲她家果然有钱。连个书包都是价值万元的名牌包。

    而这边的赵丽玲毫不知晓包包被翻来看去。她走在绿化带边,小心翼翼的攥了一把青草,连根带土的用力拔起,然后悄无声息的跟在唐果身后。

    虽然唐果走路不喜欢关注身边的人。但是不代表她眼瞎。她清楚地看到身边路过的学生们掩嘴笑着。还时不时回头看向自己。

    她脸上有字么,干嘛都看着她,唐果心里有些烦躁。只想快快走进学校大楼。

    此时,赵丽玲抓住时机,几个箭步冲上前,扬起手臂朝唐果头上一盖:“哈哈哈哈……”伴随着赵丽玲和周围人的笑声,唐果的头发上滚落下许多泥土和青草。

    那一刻,唐果僵硬的怔在了原地。

    柔软的泥土黏在了她的头发上,青草几根几根地跟头发纠缠在一起。

    此时的她,就像是在菜田里刚打完滚。

    来自赵丽玲得逞的笑声和周围人嘲笑的眼神,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冷了下来。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为什么!!!

    她的世界,好像崩塌了,一块一块……所有的情绪,化为泪水汹涌而出,打湿了脸颊。

    人们见赵丽玲把唐果给惹哭了,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虽然“恶作剧”不是自己做的,但此时不走,就会挨揍!

    只是还没等大家离开,唐果就突然冲出人群,冲进了教学楼。

    “砰!”女洗手间的门猛然关上。

    此时教学楼里满是上学的学生,有些女生走到走廊想解手下,谁知道洗手间的门竟然被反锁了,怎么敲还没人回应。

    而洗手间里面,唐果缩在着墙角边,双手抱腿失声痛哭。

    “哎走吧走吧,楼上不是还有洗手间吗。”只听安静的洗手间里传来外面的声音,“为什么啊!到底谁在里面!真是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里面干嘛!真恶心!”

    “哎走吧,管他呢,上课要迟到了。”说罢,那女孩挽着朋友便离去了。

    安静,又好像很吵闹。

    大楼里的脚步声、谈话声,还有笑声,都好像在嘲笑她现在的处境。

    可她只想逃离。

    逃离这的一切!如果可以,越远越好。

    唐果把头埋进膝盖里,脑海不受控制地回忆。

    一年前她的妈妈去世了,她不知道,还由别人告诉……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哭泣,能这么痛!痛到撕心裂肺!!!痛到你恨不得离开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扬起挂满泪痕的小脸,阳光从窗户外照进来,静静地躺在地上,她仿佛听到微风吹过窗外的声音。

    她该怎么办?

    每当她看到同龄的女孩炫耀妈妈给自己买的礼物就会触景伤情。

    她知道,她错过了那一年的忌日,错过了那九年来的美好。

    错过了需要珍惜的时光。

    而现在,除了悲伤和痛苦,还有什么能陪伴自己。

    她有母亲吗?有啊。

    在记忆最深处。在坟墓里。

    即使墓碑上刻着的字会模糊,那些最摧毁人心的记忆也不会模糊……因为越是你想忘掉的,越忘不掉。

    忘不掉……

    蹲在角落里的唐果仰起头,已经哭红的眼睛缓缓闭上,静静的靠在墙壁前。

    就当时间都静止了,幻想自己回到了两年前的时光,她不是现在被人欺负的唐果,父亲也不是不分日夜的宿醉,家人也都还在身旁。

    多么美好呵……她自嘲的笑笑。

    ......

    不知不觉中,阳光突然显得有些刺眼,微风也不再出现,整个世界安静无比,唐果唯一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突然一个很轻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响起,好像直朝洗手间这边走来。

    是谁?这个时候,应该都上课了。

    唐果重重叹了一口气,难道是爸爸?

    脚步停在门前,“砰砰砰。”敲门声响起。

    唐果并不想出去,但是她还是回答了一声:“谁!”

    “是我。”一个男声隔着门传来。

    是班长昊天,唐果失望的垂下眼睫。

    也是,爸爸怎么可能知道她在哪。

    “老师叫我过来,带你去上课。”

    “我不想去上课,你走吧。”唐果淡淡的回了一句,把脸朝向墙壁。

    “...”门外安静了下来。

    就当唐果以为他已经走了,他的声音突然在门外传来:“我进来了。”唐果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就传来几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响,把手一动,门开了……

    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推开门,慢慢朝角落里蹲着的唐果走了过去。

    “走吧。”

    ……老师连洗手间的钥匙都有。

    ==

    唐果不知,班主任一进教室里发现前排有个空位,正是唐果的位置,再一问,有些知情的女生就说好像在一楼大厅见到过唐果。

    那些女生因为赵丽玲这个恶霸的存在,不但不敢老师事情的原委,还为了讨好赵丽玲,故意无中生有抹黑唐果,说什么唐果踩绿化带破坏校园环境,还因为同学的劝说而发火,最后不知悔改地躲进了洗手间。她们说完后,还不忘补上一句那时候人多啊都要用洗手间,唐果这样太没素质道德啊等等。而唯一跟唐果走得近的田如絮因为帮唐果说话,引来了班上众多威胁和警告的目光。

    ……

    洗手间这边,唐果还不肯起来,昊天见劝说无用,干脆就上前拉她起来。

    “我说了我不想上课。”唐果见昊天不但不肯走还要伸手拉她,便面带不快想要起身躲避,谁知道早已蹲麻了的双脚在她起来时因为一个没站稳而身体向前一扑,摔倒在了地上。

    “...”班长昊天好像才知道唐果摔跤了一样,弯下腰朝她伸出手,想要拉她一把,谁知道却被唐果瞪了一眼。

    她自己爬了起来,把书包扔在地上,整理下衣服,看了眼这个整天一个表情的昊天班长,就直接走了出去。

    “等下!”昊天班长抓起地上的书包追了过来,“洗把脸吧。”

    “...”

    “!!!”

    “哗——”唐果双手用力揉着脸。

    “轻点。”昊天严肃道,感觉再这样下去她的脸会皱成沙皮狗。

    “你管的真多……”

    “...”

    看着唐果洗好脸后,靠在门边的昊天带头走着,却越发觉得唐果看向自己的的目光不太友好。

    他也无所谓,把她带到老师面前,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就可以继续看小说了。

    可这时,他越走越觉得背后空空的,好像少了什么。

    “人呢。”他回头一望,人早跑了。

    看着唐果大步快走出了教学楼,被甩了的昊天同学仿佛在她背后看到了三个字——“哈哈哈”。

    ==||

    没按原计划带到人的昊天同学回到了教室,看都没看教室里的人,包括班主任,他就顶着满脸的黑线将一个嫩绿色的透明单肩书包放在了唐果的位置上,然后坐回了座位。

    班主任瞧了瞧门外,不相信地又把脑袋伸出走廊,才终于接受这个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