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历史军事 > 1851之远东风云 > 139正义的标准

139正义的标准

小说:1851之远东风云  作者:纳尔逊勋爵  类型:历史军事
    “人一切所行为的在自己眼内看为清洁唯有耶和华衡量人心。”——圣经箴言16:2

    黄二瘸子正在家里吃午饭他的新家靠近教堂面积不大却很整洁。

    家里的自鸣钟出一声鸣叫下午一点半了黄二瘸子端着饭碗饶有兴趣的盯着那座新钟回味着袅袅的回响这是另外一个教徒李三的儿子从城里带回来的这小孩在学钟表修理从店铺里卖回一架客人不想要的二手自鸣钟带回给父亲但李三不识字也不认识数字就送给黄二瘸子立刻就被当宝贝一样摆在了客厅正中原来放祖宗牌位的地方。

    低了头看了看刚娶的老婆42岁的黄二瘸子又扭头看向教堂尖顶因为沈光明刻意要违背中国的风水把教堂修成坐南朝北所以正对着黄二瘸子的屋门。

    “感谢上帝赐我妻子和现在的生活。”黄二瘸子闭着眼睛不由自主的再次祷告。

    在沈光明到来前因为是独生子加上瘸腿黄二瘸是阳平镇最下层的村民天生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生下来的时候老妈就死了但他活了家里穷死别人都说是他克死了他妈没人愿意和他交往快4o了还娶不上媳妇。

    这个时候沈光明来了只是为了在日渐艰难的乡村生活中活下去黄二瘸子第一个信了教慢慢的成了沈光明管家一类的二鬼子生活也富裕起来不仅如此还成了村里的实权人物一样信教的年轻村长有事都要和他来商量因为村长姓王是黄李两大姓之外的少数外来户之前过得和黄二瘸子一样凄惨。长毛来了自然摸起柴刀就闹了起来结果长毛事成了他也成了村长。

    正想着大门被推开了两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大喊:“黄二瘸子滚出来!”

    他养的狗狂吠起来黄二瘸子和妻子放下饭碗朝外看去纳闷的想这两个脸生而强壮的后生是谁啊。

    就在这时领头那个操起手里的枪托只一下一枪托就砸碎了扑上来地看家犬的天灵盖!

    “强盗?!”黄二瘸子手里的碗掉在饭桌上说时迟那时快。他就两步跨到房门前要关上大门——这种事不是第一次生从小到大他家就这样被冲过无数次。小时候是债主或者械斗最近是别人找来的打手。

    在关门地刹那。他和院子里握枪地那个大汉对视一眼。顿时觉地非常眼熟。但对方看着他毫不犹豫垂下来地枪口。顿时让所有地想法灰飞烟灭。只剩满脑子空白。

    “咔!轰!哐!”三声响几乎同时响起。

    第一声是黄二瘸掩紧屋门地声音;

    第二声是火枪射地巨响;

    而第三声则是子弹钉进厚木板地沉闷恐怖地声响;

    最后一声闷响。好像让门活了过来。黄二瘸子感到左边那扇门好像被魔鬼一脚踢出。猛地朝自己脸撞过来。他仰起头。用胸膛顶住了他。然后立刻上了门闩。等他转过身来。背顺着门坐在地上地时候。已经面无人色了。

    “去叫人啊!后门走!”黄二瘸子背靠门坐着对自己老婆吼道。

    话音未落就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背后门被人从外面猛踹起来。

    黄二瘸子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跟着脸色惊恐的老婆身后不过他没出去而是转进了卧室出来地时候手里已经握着一支兄弟牌米尼枪。

    这时候门轴都呻吟着从门框里拽了出来又几声巨响木栓都被撞断了两扇门无力的朝两边打开。屋里满头冷汗的黄二瘸子和屋外地两个男子对视着。

    “你们要干什么?”黄二瘸子大吼着。手里的枪颤抖着指着两人。

    “黄二瘸还认得我吗?我黄毛啊。”后面空手的年轻人竟然还笑得出来。不仅笑的出来还笑得很亲切就像随处可见的伙计或者小二那种热情的笑容笑着指着左前方握着空枪的中年人说道:“这是李大鱼我们今天刚到家。”

    “黄毛?大鱼?”黄二瘸子一愣接着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的笑意说道:“是你们啊!归家了啊!”

    但他立刻被大鱼眼里的凶光吓了一跳手里地枪口又抬了起来他怯怯的说道:“那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都是乡里乡亲的。”

    “别装蒜!我娘是你告的吧?!”大鱼怒吼道。

    “上帝宽恕她。”黄二瘸子立刻知道了怎么回事他说道:“不是我。”

    “全村都说是你告的。”黄毛笑着说道:“不是你们教徒打官司都是你跑前跑后的吗?”

    “你们不是一个在太平军一个在朝廷军队吗?应该也信上帝上帝不允许杀害女婴这种行为存在。李大娘应该忏悔。不是我告的但是如果我知道我会制止她并且捉拿杀害自己孩子的父母。”黄二瘸子慢慢的说道。

    “我不信上帝人家不要要女娃子你们妈地管那么多干嘛?”黄毛冷笑一声。

    “我信上帝和天王!但是我娘肯定没有犯罪虽然她吃斋念佛一人入教全家得救!杀婴不是我娘杀的是人家求她帮忙的而且天王东王也没说过这是大罪!”大鱼盯着黄二瘸子叫道。

    “我说了不是我告你娘的!再说你娘只是受了点罚她也不是主犯主犯是周围几个村的4、5家人!”黄二瘸子很无奈的说道。

    “但是我娘死了!”大鱼怒吼一声也不用眼睛看手里熟练一摆手成了反握枪身就好像操着一杆大锤那样朝前走去。

    黄毛看了看也侧步前行隐隐然和大鱼对黄二瘸子成了包围之势他们都是战场下来的百战精英人人都杀敌无数。根本不需要说什么就能自动配合别说一个黄二瘸子十个壮汉也不能从他们两个默契的配合下讨了好去。

    “站住!”黄二瘸子猛地一挺长枪大吼道:“我干了我承认!我没干!你们不信我就去找村长好了!”

    面对洋枪枪口。大鱼咬牙切齿的停步了而黄毛却继续笑着前进:“村长不是也是洋教吗?”

    “黄毛!”黄二瘸子枪口一摆对准了两步外地黄毛他叫道:“黄毛你们两个是我地兄弟和邻居不要做傻事。今天你们对我开枪撞坏我的门我不和你们计较。但事情总要分个对错。”

    “兄弟和邻居?好啊手里有了枪你也变成老虎了?哈哈。”黄毛盯着黄二瘸子地眼睛慢慢地顶着枪口朝前走。对他扬了扬下巴笑道:“兄弟还是讲江湖情义!来啊兄弟。朝小弟胸口打!打死我你给我偿命这也算替李大娘报仇了。”

    看着步步逼近的黄毛枪口真的快顶到对方胸膛了黄二瘸子仓皇后退撞上了后面的饭桌叮叮当当响成一片看着不停过来的黄毛黄二瘸子带着哭腔叫道:“兄弟。你这是干嘛?!!!”

    终于胸口顶住了坚硬的米尼枪枪口黄毛笑着对黄二瘸子道:“开枪啊哥们。开啊我见过地乱飞子弹比你吃过的盐都多我没死在清妖手里今天死在你这个乡里乡亲手里也不错总算落叶归根了都不用朝廷裹着国旗运我回来了。”

    “兄弟啊你这是干什么啊。呜呜…”黄二瘸子手里的枪抖得好像面条眼泪鼻涕流得到处都是。

    但话还没说完手里的枪上猛地一股大力传来转了开去接着天旋地转起来——黄毛一把把指着自己胸口的枪推歪了。

    几乎是在同时大鱼一脚踹上黄二瘸子对方顿时滚进了桌子底下枪也落在了黄毛手里。

    接着大鱼一手掀飞饭桌一枪托把黄二瘸子砸在了地上。第二下轮圆了再打的时候。黄毛握住了他的手:“那就打死了。”

    大鱼点了点头一脚把黄二瘸子从地上踢了起来。黄毛也跟上去两人对着地上哀嚎的黄二瘸子拳打脚踢。

    黄毛打了一阵转过身轮着黄二瘸子的步枪一下砸碎了那自鸣钟接着把满屋子砸了个满屋狼籍。

    两人正打得兴起屋外突然响起一声枪响黄毛转过头才现院子里村长王二狗正把枪口朝天、冒着硝烟地步枪收回来他身边已经站满了人都是脸熟的乡里乡亲男女老少都有手里提着镰刀、锄头、菜刀和步枪一起怒视着他们。

    “新任村长到了啊。”黄毛一边笑着一边不动声色的后退站到了大鱼和被打得满脸血地黄二瘸子身边。

    “你们俩今天刚回来就做这种事?”王二狗很年轻但此刻铁青着脸领着那么多人显得别有一番威严。

    “这不是二狗吗?现在有官威了?”黄毛嘻嘻笑着却把地上的黄二瘸子拉了起来挡在自己身前手里的步枪架在了对方肩膀上对着门外毕竟院子里起码有8条枪。

    “当年谁是癞皮狗?谁***缠着我家兄弟要加入天地会?老子造反的时候你***连刀都没摸过呢械斗都没你的份!现在吼起哥哥我来了?”黄毛冷笑着对门外叫道。

    “不谈以前了。黄二瘸子是我们教会的兄弟也是我们的乡亲我们不会让你们胡来。”二狗冷冷地说道:“李大娘的事是她自己在村子里闲聊的时候说的我们入了教会后才知道这是大罪我们劝过她她仍然为了做一次得1两银子替父母杀害婴儿谁去佛冈厅报官的我也不知道但我告诉你总是有人会去做的这是下地狱的大罪。”

    “是我告官的!我不能允许我的教区上有这种事情生!放了黄二瘸子!”大吼声中操一口流利中文地法国洋人沈光明分开众人来到门前。

    第一次在一群父老乡亲中间看到一个金碧眼的洋人黄毛和大鱼都是一愣。

    看着两个人沈光明先喃喃道:“愿主宽恕他们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接着抬头大喝:“立刻放了黄二瘸子。李大娘是有罪的!教会在做正确的事!”

    “你这个王八蛋!原来是你告密地!你们这群邪教!根本不信天王!”大鱼的狂吼反而让黄毛瞠目结舌——一提上帝这家伙就激动他脑袋在太平军里明显坏掉了洋人的教不管什么人信都会变成莫名其妙的傻瓜的。

    “放人吧黄毛和大鱼。现在周围有3oo人你们刚回家也不想就越闹越大吧。”二狗叫道。

    “靠明显打不过!这枪里子弹不知道刚刚被我砸掉了没有?就算有也一颗子弹有什么用?装填都来不及。”黄毛悻悻地想看了看大鱼心道:“哥们算对得起兄弟你了。”

    随后也不理有点呆傻地大鱼自己把枪小心的从黄二瘸子肩膀上抬起来慢慢侧举让外面地人看到。然后放开了手枪掉在了地上。

    半小时后黄毛和大鱼被教会的人围着。浩浩荡荡要去送往佛冈厅官府。

    大鱼没有家人了他自己家的老娘和嫂子在人群外哭哭啼啼的跟着老父一言不因为天地会的儿子们早不知惹过类似的事年轻时候也混过江湖的黄老爹拿得起。

    人群前跑着光屁股小孩们指着垂头丧气地大鱼和黄毛叫着:“打人下地狱!打人下地狱!”

    但人群中间被捆住手的黄毛却满心气愤:他们闯进黄二瘸子家半个小时内半个镇子的就教民蜂拥而出因为两个刚回家地年轻人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他们的教会兄弟不止壮汉。从老头老太到小媳妇老娘们都出来了人人义愤填膺拿着武器而非教民们却只是站在自己门口指指点点简直是一盘散沙了!

    “怪不得你们被教民欺负?!!”黄毛心里咬牙切齿:“老子这是替你们出头教训教民王八蛋你们就***不会联合起来和他们对着干?妈的围观的还有天地会的你们不讲江湖情义吗?当年械斗和有天地会的时候也没这么操蛋过!就这样让我被他们送官?完了!家乡被沈光明这个妖人毒害了!”

    在佛冈厅黄毛和大鱼被告带枪私闯民宅、并射击主人。但黄毛见多识广他辩护说:枪是大鱼开的而大鱼在太平军就是拿刀的不会用枪本来他们只想吓唬吓唬黄二瘸子所以走火了还是在对方关上门之后走火地。而且浪子十年回家老母去世这个打击太大。没有别的意思;否则他们都制服黄二瘸子了。直接杀了他不行了吗?怎么会只揍他一顿。

    因为官府里天地会的人也有不少就是红兵大起义时候起来的。和黄毛虽然不认识但对方不仅是反清志士、战场勇士还有老乡和同会的因素在内况且黄二瘸子也只是被揍了一顿。

    结果判决两人被抽2o鞭子向黄二瘸子赔礼道歉并支付1oo两赔款——大鱼没有钱全是黄毛仗义掏的把他打了4年仗的收入积蓄全花没了本来他是想留着给自己娶媳妇的。

    在家里养了一个月伤后黄毛说自己不能老闲着要去佛山或者海京惠州那边做事商业达、比较开化广东人民风也是承认流动的黄毛地说法很合情合理家里也不会反对毕竟他也不会做佃农不能在家里吃闲饭啊。

    黄毛和大鱼就结伴离开家乡朝海京方向而去。

    7天后在零星的狗叫声中两个黑影摸回阳平镇借着星光看准了教堂顶上的十字架悄无声息的潜入了教堂。

    沈光明正在沉睡突然被门外的一阵响动惊醒他刚在床上坐起来还没点燃洋油灯门锁咔哒一声被拨开了两个黑影就扑了进来。

    沈光明惊恐之下立刻跳下床和两个黑影搏斗起来他足足比对方高一个头身体健壮但在这两个瘦小的黑影面前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拳击打空而对方一拳打在他柔软的脖子上接着就被另一个人搂住腿一抬摔在地上随后两个黑影扑上来摁住他的嘴用牛角尖刀一阵狂捅。

    “行了!为我娘报仇了走吧兄弟!”大鱼地声音在血腥地空气里响起。

    “别忙这不是报仇是贼进来了。”黄毛声音在黑暗里听着还带着笑尽管他刚捅了另一个人27刀。

    一边说他抽出了沈光明屋里的抽屉把东西全倒在地上又掀起了床单扔得到处都是。

    1个小时后在小船上黄毛把从沈光明那里翻来地值钱东西全毫无可惜的扔进了河里——他们不是贼他们是正义。

    《佛冈厅阳平镇法国天主教神父沈光明身中72刀疑被窃贼杀害》几天后这头条新闻随着报纸和邮政系统传遍大宋。

    赵阔看到这报告根本不震惊现在棉纱开始吃农民了。

    而天主教精神比基督教相比对中国人太过极端而且他展的教众也不是基督教那种精英都是下层人不被乡下仇视就怪了已经死了四个传教士了。

    每个死者大宋朝廷向他们亲人抚恤15ooo法郎这是法国人在大宋的标准命价因为大宋外交厉害只相当于安南法国人命价的一半;

    而与此同时7个大宋国民在安南被杀害大宋国民的安南命价是2万两白银。

    国民命价等于你打不打得过会不会为了国民去打法国和大宋都是可以为了国民出动军队和军舰的这个威胁折合每人2万两就像法国威胁折合15oo法郎一样当然目前大宋只敢欺负安南。

    虽然他根本不在乎背叛农民把他们扔进血肉工厂但赵阔愁眉不展屁股下好像坐着火山了但此刻工业化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根本就无法控制了教案居然开始增多暴力抗税、砸毁工厂案件在广东这个受到机器最大冲击的地方屡见不鲜——可笑的是他以前还天真的认为广东他的屁股最牢事实上广东是反抗最厉害的农耕社会的广西和江西根本没法比在他错误的让太平军广东人和日月军这些骄兵悍将回家之后更是火上浇油——而与此同时破产农民的洪流开始朝城镇流动。

    海宋开始慢慢走入血腥的工业化、城镇化道路。

    黄毛丝毫不在乎报纸上那些屁事他来到了惠州找到了原来的兄弟们在自己军功和李文茂局长的开恩下立刻加入惠州治安局成了一个探长名字也改成了黄复明李文茂亲自替这个跟着自己南征北战的英勇连长改的。

    而大鱼因为信仰怪异和大宋对太平军的极端排斥根本无法找到体面多金的动作只能无奈的去海京加入浩大的流民群充当苦力。

    “我要找到翼王!”蹲在苦力行列里乞丐一般的大鱼吃着馊饭看着远处各种金碧辉煌的巨大住宅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