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武侠仙侠 > 仙界赢家 > 第170章 补偿

第170章 补偿

小说:仙界赢家  作者:竹衣无尘  类型:武侠仙侠
    应该是最后的测试了。

    周舒周围的压力大了一截,仿佛草屋上的草都变长了许多,海浪一般纷纷涌涌的朝他围过来,将他缠得紧紧的,动都动不了,手足受缚,艰于呼吸。

    这感觉真实到了极致,他突然觉得,这一切并非感知,而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周围的茅草竟然真的长了过来,无穷无尽。

    四周都是无边的茅草,它们锋利如刀,片片割在身上,疼痛难忍,却看不到一丝伤痕。

    这是法诀还是阵法,或是别的什么?

    周舒分不清楚,但他的心神绝不会被它们影响,说出不该说的话。

    利刃加身,周舒仍挺直着身体,大声道,“弟子所言,句句是心里所想,绝无虚假。”

    沈文凝视着周舒,过了好一会,终是点了下头,“很好,宗门有你这样的弟子,实在是一件幸事。”

    他收起手里的木剑,与此同时,周舒周围的茅草消于无形,更奇怪的是,那间草屋也跟着消失了。

    三人站在峰顶,没有任何遮挡。

    随着茅草的消失,周舒渐渐站稳,他心神一震,突然悟到,那并非真实的草屋,而是沈文的剑意。

    竟然把剑意运用到了这种程度。

    他无法神识外放,只能凭五感去感知,自是看不分明,但他也万没想到,那样生动的草竟然是剑意幻化成的,完全以假乱真,沈文的剑意化形只怕到了臻于完美的境界。

    他很是震惊的看着沈文。半晌无语。

    “按之前说的做。云离。”

    沈文也没有解释。对云离说了句话,随即收剑步入云中,瞬息间便没了痕迹。

    周舒默然站在原地。

    那些剑意如真如幻,其中不仅有灵力更有神识,比阵法和法诀更能影响人心,心神稍有不稳就会被趁虚而入。好在沈文的测试不会超过炼气境修者的范围,而周舒的神识又远比一般炼气境修者强,才没有受到影响。

    他看向边上的云离。脸色很有些不好。

    本身就受了冤屈,还要被这样对待,换了其他人只怕早就爆发了,但他两世为人,知道此时更需要隐忍,才保持着淡然,但心中有许多不平。

    他很想问一问,这到底是为什么,有必要这样么。

    云离神情依然清淡,但之前的忧虑已经不见。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爽朗的笑容,“还好你没有说怨恨宗门的话。害我为你担了好一会的心。”

    周舒微微一怔,“说了会怎样?”

    云离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严峻,“你说呢?你身上背着事关宗门生死的天大秘密,却又对宗门心怀怨恨,宗门还会对你怎样?”

    “天大的秘密……”

    周舒在心中默念了几声,幡然而悟,心中顿时震动起来,“那件事,我不是立下了心魔誓言么?”

    他突然想到,他身上的确有关系荷音派生死的秘密,沙海秘境,但他从来没想过要说出去,因为只有他能安全进入的秘境,对他来说更是秘密,即使没有誓言也不可能告诉别人。

    可是宗门却不知道周舒的想法,一直重点观察周舒,担心周舒会心生怨恨把荷音派有秘境的消息泄露给其他门派,让荷音派陷入绝境。

    也难怪沈文刚才会这样考验,这件事也只有云离能找他,而其他人基本都不知道。

    这点周舒之前都没有想到,但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怕。若是他刚才说了怨恨,后果真的不敢想。

    “若是怨恨到了极处,有些人宁可破誓身死也会说的,还好你不是这种人,即使受了冤屈,也把宗门放到第一位。相信经过这一次,宗门会对你更加看重,这对你有很大的好处。”

    云离轻轻点头,颇感欣慰。

    周舒还有些疑惑,“既然担心我泄露秘密,沈长老为什么不早点解决事情呢?就不担心这段时间我跑去泄露机密么?”

    “不能怪沈长老,他刚刚回山,一知道马上就来办了,一刻都没有拖延。这件事涉及到凝脉境修者和沈长老,其他峰主没有权利处理,只能等着沈长老回来,但他们并不是置之不理,为了你,三位峰主不知道起了多少次争执,要不是郭峰主坚持说对宗门忠心耿耿,恐怕你早就……”

    云离带着些苦笑,看向周舒。

    周舒点了点头,心知肚明,说到底他只是一名外门弟子,若在其他宗门,知道这样的秘密,很可能早就被宗门灭口了,心魔大誓算什么,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修仙界很残酷。

    云离接着道,“赵长老还在里面,原长老闭关不出,金长老一炼丹就什么都不管,也只有沈长老能解决,拖了些日子,你不要怨恨。”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周舒表示理解的点头,“既然通过了,那事情是怎么解决的,沈长老要师兄做什么?”

    “你不必担心,荷音派赏罚分明。”

    云离笑了笑,取出几件物事来。

    周舒的眼光顿时凝在那几件物事上,挪不开了。

    “别急,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云离笑了笑,拿起一只黑色护臂递给他,“这是黑光护腕,一阶上品,自带两个法诀,很适合炼体修者,你可以自己体会,绝对物有所值,比很多二阶法宝都要好。顺便说一句,这件法宝是刘一修炼制的,是宗门的珍藏之一。”

    周舒接过护腕,颇显愤怒,“刘一修,他怎样了?”

    提起这人,周舒就有很多火气,说起来他比洪元还要可憎,不仅贪下了材料,还侮辱了徐烈。

    云离点了点头,“侵吞弟子的材料是很恶劣的行为,他虽是凝脉境修者也必须接受惩罚,他的贡献度扣掉了三十万,剥除三年供给,而且二十年内只能为宗门炼器,不能接其他弟子的生意。”

    惩罚确实很重,三十万贡献也不知道要攒多久,而且抱着好手艺却只能为宗门做事,无法帮其他人炼器,等于失去了最大的财源。

    周舒有一点解气,但还是觉得很遗憾,“还是不够,太轻了。这法宝算是补偿么,师兄,那我的欺风呢?”

    云离摇了摇头,“欺风,宗门里只有那一件,要拿回来只有靠你自己。洪元虽然使了下作的手段,但到底也是花了灵石从刘一修那里买的,宗门不能因此责罚他,但你要明白,不处罚他并不是因为他是沈长老的弟子。”

    周舒点了点头,神态坦然,“也好,正合我意。”

    云离赞许道,“不错,失去的必须亲手拿回来,才是修者修仙的真意,若是假于人手,反而对本心不利。你遇到冤屈,没有求助宗门,反而无所顾忌的直接向他挑战,我佩服得紧,就连沈长老也很激赏,所以他也不打算阻扰你们,让你们来一场公平的比试。”

    周舒淡淡的一笑,不置可否。

    公平么?并不公平。

    但他不会怨天尤人,他很清楚,不管在哪里都很少有公平这种东西。只是在修仙世界里,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就可以争取到公平,甚至自己来定义什么叫公平,他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也确信那一天会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不公平,不论境界修为,光是亲传弟子的身份洪师弟已经占了不少便宜,而你,修炼环境远不如他,连任务都接不了,还不能耽误杂务。”

    云离神态认真,“但你之前做的事,值得宗门给你一些公平,想要更多,则需要你自己努力,不必抱怨,修仙界里每个修者都是这样过来的。”

    周舒笑了笑,“师兄,我从不抱怨。”

    “磐禹洞的令牌,六个月,应该够你修炼到炼气境十层了。”

    一张令牌落在周舒手里。

    周舒看着令牌,不觉摇头苦笑。这东西大多数弟子都梦寐以求,但偏偏对他没有用处,气脉损毁的他只能用药液修炼,储物袋里还藏着一张,一直都没有用过。

    云离没有注意到周舒的表情,指着另外两件物事,“这两件,需要你挑一个。”

    一个玉瓶,和一株只有一片叶子的灵草。

    云离打开玉瓶,周舒不由微微一怔,“筑基丹?”

    玉瓶里面躺着一颗几乎纯透明的丹药,碧蓝如水,几道波纹来回隐现,不是凡物。

    之前还一直纠结的问题,现在似乎轻易的就解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