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宠婚:总裁的心肝宝儿 第501章 乔宝儿与LUCY,狼狈为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火红色最新款的法拉利在大马路上畅行。

平稳地行驶体验没有半点颠簸,就像坐在家里的椅子上非常平稳的滑行一样,速度极快,简直就是爽,高端的车就是不同。LUCY很享受她的新车。

扭头,饶有深意的看了乔宝儿一眼,“怎么样,我的车子还行吗?”

一向精明能干,深思熟虑的LUCY,其实有时候她也是很幼稚的。

乔宝儿免费搭坐她的车,而且还是她刚提的新车呢,如果不说几句好听的话,LUCY发誓一定会立刻把这女人丢出高速路。

“噢,还好。”

乔宝儿还一门心思的想着朱小唯的事情,没想到一向冷淡的LUCY居然跟她聊这些无聊的话题,她敷衍地回了一句。

LUCY当下脸色有些臭,心里还想着在哪个路口把她扔下去比较适合。

“君家有一台跟你这部差不多,但性能好像比你这款好一些。”

乔宝儿并不太会跟LUCY打交道,但见她好像对车情有独钟,就随便聊聊。

之前见面的好几次,都是LUCY主动找上她,LUCY心高气傲,乔宝儿也能感觉到,LUCY有些瞧不起她。

“什么性能那么强啊,”LUCY故意拉长的语气,充满了调侃,“是不是力量比较重,引擎持久耐用。”

LUCY跟那些臭男人混多了,一开口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黄浑话。

乔宝儿没懂她嘲讽的话,一本正经地回她,“是,那台车子的马达力量确实比较强。”

“我之前拜托你的事,如果你能帮我查清楚君之妍,我把那台车送你。”

乔宝儿说得很随意,而LUCY在心里偷偷地激动了一下,君家车库收藏的限量跑车,这么大方。

其实乔宝儿这个女人比那种柔柔弱弱的要好,起码她很重感情,蛮有义气的。

“你刚才骂裴昊然跟他前妻藕断丝连是人渣,君之牧身边也有些暧昧不清的女人,也没见你这么激动……”

LUCY想起她刚才扬手打裴昊然那一巴掌,作为女人,觉得就应该,像朱小唯只会哭泣逃避躲起来太软弱。

恶趣味很想听听有人痛骂自己大老板,LUCY挑衅多说几句,“君之牧身边的异性可不少,集团内部秘书办一堆女人,项目合作的各种凡肥燕瘦女性客户,包括客户的孙女,近亲远戚一堆表姐表妹……”

乔宝儿奇怪看着她,很平静,“不用担心我们,我相信他。”

LUCY内心吐血,她什么时候担心过他们这对无良夫妻了,她是正在努力挑拨离间。

“你不是特别喜欢跟君之牧冷战,跟他闹别扭吗?”

乔宝儿一脸无害,告诉她,“哦,那是我给他时间,给我道歉。”

LUCY车子突然急刹车,停在车边,一脸吃惊望着她。

乔宝儿觉得LUCY这个女人性格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她要干嘛,一惊一乍,开车停车她也没有在意。

随口又说了一句心底话,“上次我困在雪山的时候没有联系上君之牧,但我知道他一定会来找我。”乔宝儿还从未向别人提过。

君之牧要是听到了,他肯定很感动。

LUCY扬扬眉,感觉这个乔宝儿跟她印象中稍有些不同,她也没那么矫情。

“对了,你刚才把裴家的人骂的这么狠,你真的一点都不留情面了。”

提起这事,乔宝儿脸色阴郁,余怒未消,“裴家要叫朱小唯去打胎,人渣败类,我干嘛跟他们客气。”

LUCY啧啧称奇望着她,这乔宝儿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看她炸毛的样子,逗她打发时间当作消遣也不错。

她大老板君之牧不知道是否也觉得这样很有趣。

LUCY是不懂打胎流产对于女人的身心伤害,也不明白乔宝儿此时的怒气冲冲。

她压根儿没有考虑过生孩子的问题,而且生孩子对女性身体的伤害是不可逆转的,如果生孩子不能换来利益,那么在LUCY看来,女人生孩子简直是找虐。

乔宝儿骂裴家那些人正骂得起劲,她老早就有点很看不惯裴昊然对他前妻摇摆不定犹豫的作风,当着君之牧和陆祈南的面又不方便讲他们兄弟坏话,现在对着LUCY一通抱怨发泄。

“都离婚了,关蕾还常常去他们裴家,这是什么意思啊!”

“裴家那些长辈也根本没有考虑过朱小唯的感受,合着全家都觉得小朱性格好,都应该去将就他们。开口闭口都说是为了裴忆好,过分纵容孩子,搞不好就是他们裴家变得法子,想让裴昊然跟关蕾复合呢。一家子都是王八蛋,全都拿去炖汤。”

LUCY继续开着车,目不斜视的看着道路车况,听着她在发牢骚。

这种感觉有点奇怪,就好像是两位知心闺蜜在聊家长里短,LUCY从来没有这种经验,她自小身边粗鲁的男性居多,小时候为了不饿肚子吃饭都是靠拳头抢回来的。现在居然跟乔宝儿同一辆车内听她控诉这些三姑六婆才会聊的八卦。

LUCY抬眸,望了一眼后视镜中的自己,还是这么明媚帅气呀,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自从回国之后就堕落了。

“……有一件事我要强调一下。”

LUCY神色突然严肃了起来,像是跟人谈判似的,徐徐地开口,“你刚才说,我把事情办好了,你就把车库那台车送我。”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公私分明,最好黑纸白字的写下来,免得到时有什么财务上的纠纷就不好了。”意思是最好给她写个保证书之类。

乔宝儿有些神奇看着她,第一次跟LUCY合作,有点不适应。

LUCY见她不吭声,沉下脸,威胁她,“我有义务告诉你,我放在车后面的那个单反相机是有同步录音功能的,刚才我们的对话全部都录了下来,可以作为证据,如果你不怕我将你找我调查君之妍的事说出来,我也可以直接去找君之牧要车子的。”

一旦利益谈崩了,立刻翻脸不认人。

这就是LUCY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存法则,没有对错,为了确保自身的利益,不顾一切,她能活到今天的最基本原则。

在普通老百姓看来确实是很不道义,甚至无情无义。

那怎么样呢,她曾经为了活下去,在战火连天的小村庄,连老人最后一口干粮也偷,因为她不吃会饿死。

可能是因为跟君之牧接触多了,乔宝儿倒是觉得LUCY没有太难相处。

“我叫你查君之妍,暂时不准跟君之牧汇报啊,如果你这么不讲道义的话,我就天天在君之牧面前说你坏话。”

乔宝儿一脸信心,使出她的杀手锏。

LUCY很愤怒,“乔小姐,跟你最初相比,你可真是越来越卑鄙无耻了,你不是向来最不屑的向男人吹耳边风的。”

她本人也非常看不起女性向男人撒娇一类的小动作,奈何对方是君之牧,正中她死穴。

乔宝儿一脸闲适,拨了拨自己的长发,“你最好收起你瞧不起我的小眼神,你姐姐我最近顿悟了。”

乔宝儿心情愉悦,拍了拍LUCY的肩膀,很热络地开口,“你看你跟我狼狈为奸也有好处,哪天你不小心得罪了君之牧,你可以曲线救国,找我帮忙。”

“君之妍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只要你把事情搞好,我立即把君家那台车开来给你,就算偷,我也会把它偷出来的,你放心好了。”

LUCY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女人笑得一脸奸诈,乔宝儿呵呵一笑,很顺手地往LUCY爽利的短发脑袋拍了一下,茸茸的短发摸着挺舒服的。

“……顺便帮我去查一下朱小唯离家出走跑哪去了?我有点担心她。”

乔宝儿下令吩咐人,真的越来越顺口了。

尽管LUCY对乔宝儿满肚子不满,但也没敢真的把人直接扔在高速路,老老实实地把大老板的夫人安全地送回去君家,车子一转,又要去干苦力活了。

乔宝儿今天中午去裴家大闹的事,不知道怎么地很快传到了君之牧的耳里。

“你打了裴昊然?”

晚上,君之牧带上老婆去泡酒吧,IP&G集团主营业务就是娱乐性场所,城东最繁华最高的那栋夜总会是君之牧独资,他们直接上了顶层,跟酒吧的吵杂环境不同,顶层特别清静高品格,这平时不招待外人。

乔宝儿已经来过很多次,酒保笑着招待她,立即按她的喜好,给她调了一杯明艳的鸡尾酒,恭敬地轻轻摆在她桌前,比了一个请慢用的动作。

“我打了他又怎样。”

乔宝儿坐在高台椅子上,双手无聊地趴在干净一尘不染的吧台上,晃了晃脚上高跟鞋,鼻子凑近那杯鸡尾酒嗅了嗅,这才拿起来浅尝了一小口,含糊地应一声,似乎今天她打了裴昊然完全不当一回事。

陆祈南今晚也带了位新女朋友过来玩,看她那喝酒的姿态,懒趴趴地,知道她乔小姐向来挑食,嫁人之后更加变本加厉。

“乔宝儿,你为什么打了裴昊然?”

陆祈南一屁股坐在她旁边位置,倒没有先责骂,好奇心更多。

君之牧眼神深沉凝视着她,乔宝儿感觉到他的目光,那感觉就像哄孩子自己开口认错似的,事情的原因过程他早查清楚了。

“裴昊然就是欠揍。”

乔宝儿不想认错。

陆祈南皱眉看着她,“乔宝儿,男人都是有自尊的,裴昊然跟我们是认识多年的好兄弟,你打他……”

“你们男人要自尊,我们女人就活该跪舔你们啊,”乔宝儿立即坐直身板,怒地指责,“知道怀孕有多辛苦吗,生孩子的时候有多痛啊,你们男人只负责一时之快,什么狗屁都不用承受……裴昊然要小朱打胎,他脑子进水了,我把他打清醒一点!”

乔宝儿一脸恼怒,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错。

陆祈南听着她的话,一脸惊讶。

“不可能吧?”陆祈南喃喃自语,他语气也不太确定。

想了想裴家与关蕾的那些前尘旧怨,陆祈南皱眉,“朱小唯怀孕了,裴昊然真的让她打胎,脑子真的进水了。”

乔宝儿抓着酒杯,扬起手,一口饮尽。

依然很气恼,“裴昊然有多少次愿意带小朱出来见他朋友,嫌朱小唯让他丢脸,觉得没有他前妻关蕾漂亮大气,臭男人。”

酒保立即又给她满上一杯,乔宝儿拿起,又是一饮而尽,烦恼的时候最喜欢喝酒,可以带来短暂的快乐。

君之牧朝酒保使了个眼色,酒保弯腰点头,很识趣地退下。

他来到乔宝儿另一侧的空位置,“我不是让你别管裴家那些事吗。”君之牧语调平平,似乎对这事并不太在意。

乔宝儿没有酒喝,心情不好,自己堵气,不乐意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