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历史军事 > 染指大明 > 第270章硕鼠四十

第270章硕鼠四十

小说:染指大明  作者:红眸本尊  类型:历史军事
    张牧带着韩方山一路快马加鞭,朝着瑞安方向飞驰而去。

    瑞安距离温州不算太远,等到了后半夜,便到了瑞安渡口。

    因为找不到船只,便在渡口休息了一夜,到了黎明时分,他们便乘坐摆渡,到了对岸的飞云关。

    飞云关坐落在安阳江盼,安江洋又名飞云江,故而才有飞云关得名。

    飞云关和瑞安隔江相对,在宋朝的时候,温州隶属于瑞安府。

    元朝推行江淮行省,瑞安府又改名温州路,大明建立之后,因为封关禁海。

    瑞安这样的沿海城市饱受倭寇骚扰,成为了战备要地,故而早就不复当年繁华。

    所以瑞安这才从州降级到了县。

    纵然如此,到底是曾经温州的首府之地,又因为海上贸易刺激,瑞安城池的规模,要远比浙东等城池规模庞大。

    张牧站在安阳江畔,回头望着身后规模不大的飞云关,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或许是因为海上贸易终止,飞云关却远没有想象的规模庞大,充其量只是一个小镇罢了。

    倒是建有码头,不过码头很小,根本无法停靠大船。

    偌大的飞云关此刻也只驻扎着一个所的官兵,尤其是清晨十分,看上去民生凋敝,一副破败景象。

    哨卡上倒是有卫所的官兵执勤,不过看到张牧,只以为他是准备坐船去安阳的百姓,查看了一下路引之后,便顺利放行。

    韩方山看了一下四周,便不由吞吞吐吐的问道:“大人,是不是我们的判断出了错误?”

    张牧微微的点了点头,拿起来手里的海防地图看了又看。

    如果温家要转移财产,再没有比这里更加合适的地方。

    只要买通飞云关的守卫,想从这里出海。十分容易。

    而且,这里水陆交通四通八达,便于货物中转,张牧琢磨,难道是温家狡兔三窟,已经选了其他的地方?

    如果是那样,事情可就棘手了。

    且不说温州东面沿海,海岸线绵长,而且他们是本地人,对这里十分熟悉。换一个地方,那就意味着大海捞针,尤其是在现在这种特殊的时刻。

    海防官兵和他们互相勾结,而江浙都司又没有可靠情报,找到他们,那是天方夜谭。

    这个时候,一艘渡船缓缓的到了飞云渡的码头。

    船夫看着张牧他们这么多人,便有心招揽买卖喊道:“客官,要去平阳不去?价钱可以便宜点。”

    张牧笑道:“不去了。我们一会准备去瑞安。”

    船家看他鞋都是湿的,显然是刚刚做过渡船,便笑道:“客官是做买卖的?”

    张牧心神不宁,便随口应了一句。这个时候船家神神秘秘的笑道:“看客官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吧?也难怪,一般第一次来这里的人,都找不到门路。”

    张牧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猛然听到这一句。便好奇的问道:“怎么,您老人家知道什么门路么?”

    船家嘿嘿一笑道:“你们来错了地方。”然后小声的说道:“如果你们是准备去办海货的,应该去沙园所。这里早就荒废了。大部分的客人都从沙园所买上东西,然后在这里改船换车,将货物拉倒内地去。”

    张牧赶忙打开了地图,因为明朝军队是卫所制,尤其是在现在,沿海倭寇侵扰,江浙的卫所都驻扎在沿海。

    这个沙园所在飞云关下游,瑞安东南,位于安阳江的入海口。

    是一个极其前沿的卫所,乃是边疆之地。

    张牧之所以没有考虑那里,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李云昌给的地图上显示,那里是一个千户所,官兵众多,人多口杂。

    温家还不至于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众目睽睽的面,去走私海货。

    不过听这位船家所言,怕是那里的情况,和李云昌给自己的这份地图上有很大的出入。

    张牧笑道:“多谢船家了,能麻烦你带我们去沙园所不能?”

    船家笑道:“那有什么不能的?不瞒你说,其实那个地方我也是经常去。这年头兵荒马乱的,种地也种的不安生。小的有些时候,也顺带走一些海货。不过都是小打小闹,为了糊口而已。”

    张牧等人赶忙上船,因为张牧的人多,所以一艘船也坐不下,张牧便让其他人顺着沿岸沙园所摸去。

    船上,张牧饶有兴致的问道:“船家,这沙园所不是个千户所?官兵应该很多才对吧?”

    “多?多什么多?一看客官是外地人。这沙园所啊,以前是个千户所,官兵确实也挺多的。不过这几年,里面的官兵都调到了其他地方住驻守。如今里面有一个百户所的人马,也算是不错了。

    我的一个堂哥,就在沙园卫做旗总。你说这人啊,真是海水不可斗量。就说我的那个堂哥,之前是军户,家里还有个弟弟。弟弟是余丁,跟着老父亲在家里一年到头,也混不到个温饱。

    他一个人在外面,三十多岁了都没有娶媳妇,因为穷,再加上他军户的身份,也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眼看着打光棍,逢年过节,没个人正眼看他。可是谁曾想到,大概就这三四年的光景,人家可就翻身了。”

    “翻身?”张牧问道。

    “是啊,自从沙园所官兵撤走之后,沙园所可就成了好地方了。外面的海货进来,都在沙园所下船,那里已经成了一个大集市。每天的人都乌央乌央的。我的那个堂哥,没有撤走,反而在那里发了财。

    如今人家地也买了好多,老父亲和弟弟都成了财主,前年人家娶了一个媳妇,才十六岁。去年给人家生了一个儿子。人家现在啊,出入都骑马,前呼后拥的,好不排场。像我这种穷亲戚,看都不看一样。不然人家手指缝里面稍微给我漏一点,都够我全家活的资质润润的。”

    这个船夫的话似乎特别的多,张牧听的有些烦,不过从从里面听到了很多有用的情报。

    比如,现在要去的这沙园所,已经成了一个地下的黑市,成为了整个走私海货一个重要的环节。

    如果没有猜错,温家的人一定就躲在里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