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武侠仙侠 > 剑意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天道(大结局)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天道(大结局)

小说:剑意  作者:云东流  类型:武侠仙侠
    我就这样死了吗……”弥留之际的张天涯仅存的意的想道:“没想到我张天涯自从三百年前修成神级之后一直被人称为青天剑神但到了最后剑神居然死在自己的剑气之下这当真是一个讽刺啊!”

    “厄……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张天涯突然现现在自己的意识十分情形就在自己的识海之内游荡所以应该算不上真正的死亡但神识却只能以这种形态来游荡却无法出去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wwww.26dd.Cn书友整~理提~供.而眼前所见都是他记忆中的点点滴滴每一样都十分熟悉他甚至可以随意的凭着自己的想象来创造任何东西。

    现自己奇怪的情况后张天涯不禁苦笑着摇头道:“我现在这算什么?活死人还是创始神?”

    “主人其实你没有死不过是因为神识受到重创必须在自己的识海之内疗伤无法离开而已。”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只白玉蝴蝶已经拍打着翅膀出现在张天涯面前:“我一直都是生活在这里的怎么样我的地盘不错吧?”

    “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的话这里好像是属于我的识海也就是我的神识空间。”张天涯不禁失笑道:“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地盘了蝶舞?”

    “切!”蝶舞不屑的哼了一声还配合着煽了几下翅膀才对张天涯道:“主人你难道还能永远呆在这里吗?只要伤一好你还是要走的。就好像之前一样。只有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当然是属于我地地盘了。而且。我对这里也比你熟悉哦。”

    张天涯听了突然没有一皱认真的问道:“对于我地记忆你也比我熟悉吗?”张天涯所在意的是和精卫之间那个的记忆如果连这个都被蝶舞当成电影来看的话。那……张天涯很可能自杀虽然他现在好像也不算活人。

    “主人!你的思想很低俗!我才没有兴趣你看你们……你们那什么的记忆呢。光是你在剑道上地修炼心得我都琢磨不完哪里有时间去看那些无聊的东西!”蝶舞用很严肃的语气说道。

    张天涯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淡然说道:“那好你放心我如果出去一定抓紧时间修炼并尽可能多的领悟剑道让你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看别的东西。”从蝶舞的话中张天涯无奈的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只要蝶舞想她还是可以看到……的。

    “主人你的思想实在是太过分了!”蝶舞有些生气的说道:“主人你要记住就算有时间我也不会去看那些东西地!我是一只高尚的蝴蝶、我是一只纯粹地蝴蝶、我是一只脱离低级趣味的蝴蝶、我是一只有益于人民的……”

    “本作品独家文字版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net!打住!”张天涯忙叫停道:“算是我说错了可以吗?我们不谈这个了看样子你似乎知道不少事。起码比我知道的多。那你是否知道我大约需要多长时间神识才能康复重新回到我的身体中去?”

    蝶舞也没有在刚才的问题上再作纠缠开口反问道:“主人你问地是现实里的时间还是这里的时间?”

    张天涯闻言一愣忙追问道:“怎么这里和现实中的时间还是不一样的吗?”

    “那是当然!”蝶舞一笑说道虽然现在的蝶舞。再张天涯面前只是一只白玉蝴蝶。根本看不到面部表情但张天涯却很奇怪的可以确定她在笑。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一笑之后蝶舞继续解释道:“主人以前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在现实中很短的时间内可以想很多地事情去回忆很长时间内生的事情。这种本事每一个人都是具有地但却必须在你的神识不在识海之内的时候。”

    张天涯受教的点了点头开口问道:“那我现在这种情况呢?”这才是他现在关心的。

    “主人你别急嘛。”蝶舞笑道:“主人现在这样的情况属于神识进入自身的识海在这里的时间要比外面短得多。不过具体比例也和主人的修为有关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比例绝对不会过1:1.主人这样的神王级高手比例则可以达到1:1oooo里呆上一万年外面也不过是过去了一年而已。”

    似乎很满意与张天涯认真的表情蝶舞得意的继续说道:“这也同样是决定一个灵魂受创却没有魂飞魄散的人是否能够复活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令一个就是身体的强度随着修为的提升人的身体强度也会越来越强也就是说在没有灵魂支持的情况下可以做到万年不灭。而只要在身体开始失去生机之前神识得意康复就可以重生。反之灵魂也会和身体一样将会消散。”

    张天涯微微点头道:“也就是说一个人的身体如果可以坚持一年不灭如果这个人是和我一样的神王修为的话他就有一万年的时间来恢复神识。而神王通常都可以做到身体万年不灭也就是说我有一亿年来恢复了。不过这未免太长了吧?”

    “神识的恢复主要看的还是一个人的心性。”蝶舞道:“心地商量心性坦荡的人神识的恢复度自然要比心里复杂的人快得多。主人你虽然很聪明但心性还算很好必会计较太多。所以你的神识恢复组度将会很快以现在的损伤程度来看大约只要一千年就可以了吧。”

    “也就是现实中的一个多月了?外面的湮墨要毁灭神州恐怕不会给我那么长的时间。除非鸿钧可以打败他……”张天涯显然对这样地度。还是有些不满。

    却没想到蝶舞摇晃了两下头上的一对触角纠正道:“补充一下。我刚才说地一

    是指在现实中的一千年而不是这里的。”

    “现实中的一千年?那不就是这里的一千万年?我怕到时候自己变成化石!”张天涯感觉一阵无力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又问道:“有没有什么更好地办法可以让我快一点痊愈。外面和湮墨的战斗还需要我啊!”

    “有!”蝶舞肯定的回答道。

    “什么办法?”张天涯忙追问道:“快说来听听!”

    “当然是领悟大道只要你能领悟大道神识可以瞬间痊愈就好像度过神劫之后的身体一样。”蝶舞说道:“而且只要主人你能领悟大道那我也将从中收益拥有仅次于主人你的修为。到了那时候看蝶央那小子还敢小看我?”

    张天涯后有一次蔫了不满的嘀咕道:“如果能领悟的话。我早就领悟了还用被湮墨那混蛋打成这样?”

    蝶舞呵呵一笑道:“主人不要着急。你其实在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能做到这点我就可以让你快的领悟大道哦。佩佩贡献嘿嘿当年地盘古、鸿钧都是通过混沌空间来完成大道感悟的而现在混沌空间已经不复存在但我这里。却有可以让主人直接感悟大道地秘密哦。”

    “哦?”张天涯被提起了兴趣开口问道:“是什么好秘密?”

    “这个秘密就在我的背上。”蝶舞说着身体一转露出了背上两片翅膀并成脸盆大小让张天涯可以清楚的看清翅膀上那蕴含无法言表的天地奥义的图案。对张天涯笑道:“我背上的图案只有突破所有自身心里障碍地人才能领悟。而主人你却刚好满足这个条件呢!”

    张天涯听后微微点头一边伸手抚摸着蝶舞翅膀上奇特的花纹。随口问道:“这个秘密一直都在你身上你自己为什么不领悟事实。想必你应该不会有什么心里障碍吧?”

    蝶舞没有答话。反而说了一句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的话:“主人你的眉心怎么有一个黑痣?”

    “不会吧?”张天涯将信将疑的伸手抚摸自己的眉心现平滑依旧后随口说道:“不应该吧?我的眉心只有一个天眼难道在识海里酷酷的天眼会变成黑痣?”

    “骗你的啦!”蝶舞突然笑道:“不过就和主人你无法看清自己的眉心一样我也无法看到我后背上地图案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不过我却知道他可以帮助主人领悟大道这就足够了。如果主人想快点出去帮忙现在还是静下心来领悟大道吧。”

    “好!”张天涯点了点头排除杂念再次将目光盯向蝶舞背上地图案。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自己罩来根本没有丝毫抵抗能力的张天涯在一阵眩晕之后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代。而眼前正是幼年时的自己正坐在摇篮里看着师傅步炀坐在轮椅上练掌法。这是张天涯记忆中最早的一幅画面了……

    看到此情此景张天涯很想上去帮步炀医好双腿可是他却无奈的现原来在这里自己根本无法说话也无法做出任何的事。只能像一个幽灵一样做一个旁观者。而眼前的情景正在继续这时步炀已经练完一套法转头拿起一个奶瓶来给“小张天涯”喂奶……

    ………………………………

    就在张天涯在大地之内重新走一次自己的人身道理的时候外面的神州大地已经被鸿钧和湮墨的战争摧残得不成了样子。起初的他们相互打起来还会顾及一下后果但决斗一天一夜微分胜负后战争便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彼此的攻击越来越猛对外界的破坏也就越来越大。

    打到现在不光是神州连同整个海洋以及海洋之外的其他大6其他神界都出现了崩坏的迹象。太阳的光芒已被两人的神力互撞所激出的战斗力所掩盖天地之间一片黑暗。除了仙级一样高手可以视黑夜如白昼外普通人根本看不清哪怕是近在眼前地东西。

    当然。经过这几天的战斗现在各界中地普通人还活着的已经不多了……

    好在神州还有几股力量在维持着神州的大地否则作为战斗核心的神州。恐怕现在早已经崩溃得不成样子了。

    东夷方向被湮墨重伤有因为顼的关系逃得活命的白帝少昊此刻正在用自己地神力支撑神州西方大6的稳定不过他如今重伤未愈支持起来已经越来越吃力了……

    东方太昊国都卦台青帝伏羲端坐八卦道台正在用自己的神力形成八卦平衡之势来保护太昊以及神农的稳定。因为伏羲修炼的乃是八卦平成之道所以他的消耗。相对来说是最少的也是最轻松的一个。

    而四大天神现在分别位于神州四方轩辕黄帝坐镇中央合理维持整个神州。而张天涯的身体已经被精卫、凌飞等人的护送到了卦台。在伏羲、女娲地保护下得意不受大战的干扰。

    ………………………………

    张天涯识海之内张天涯正在重新体验着自己地人生。从跟随步炀习武到出道独闯江湖闯处一定的名声与其他四个老家伙并称于世而后穿越到上古再之后的修炼、战斗、结识精卫、独自背上、遇到丁香、拜师伏羲……往事的一幕一幕丝毫不差的在张天涯的眼前重新浮现出来……

    看着自己地往事张天涯自然是感同身受。好像重新活了一边一样深深的融入其中。不能自拔。直到经过回忆到了与湮墨的那一战中自己被反射回来的剑气所伤的一刹那张天涯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不但从环境之中也从自己的识海之中脱离了出来回到了

    界。

    不用问任何人当年预感到共工转世后将有非凡机遇的灵感再次出现在一睁开眼睛的刹那他便明白了所有的事情。施展瞬移直接从鸿钧为保护他制造地禁制中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鸿钧与湮灭决战地战场。

    张天涯的出现让两人同时一愣。一愣之后两人的表情是截然不同鸿钧的脸上是欣慰的笑容而湮墨的脸上却是闪过一丝恶毒但在恶毒之中还带着一些说不清的东西仿佛也在为张天涯感到高兴?汗!

    张天涯的出现也让两人停止的战斗。鸿钧一笑道:“天涯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要将他彻底封印必须你我合力才行。”

    “哼!”湮墨不屑的冷喝一声道:“想封印我?就算你们两个联手也办不到我现在有了顼的神识已经弥补了原有的破绽。想封印我?做梦去吧!”

    “你真的和顼完全融合了吗?”张天涯不屑的反问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为什么还感觉到他在努力反抗着你的控制?”

    “想反抗我他已经做不到了!”湮墨邪笑道。

    “他或许做不到……”张天涯说道这里语气突然一顿跟着挥手只见向湮墨展出一道剑气。

    后者不敢怠慢忙运黑洞吞噬但剑气进入黑洞之后却丝毫不受湮墨控制依然在张天涯的控制下准确的切开了湮墨与顼身体、神识之间的联系。当剑气从黑洞中穿过之后湮墨已经被切成了两个人一个是原来的湮墨另一个则是刚刚被张天涯解救出来的顼。

    “啊!”湮墨大惊失声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而重获自由的顼也开口问道:“张天涯你既然有本事将我解救出来自然也可以将我除去。你刚刚那一剑为什么没有选择杀我来替共工报仇?”

    “因为你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顼了。”张天涯笑道:“我刚刚那一剑不过是分割本来不和谐的东西使之可以重新排列。如果你真的丧心病狂与湮墨彻底融合的话我对你也没有一点办法。何况冤冤相报何时了?相信共工大哥知道的话也会赞成我这么做的。”

    “哎!……”顼闻言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我不如共工啊!这场战争已经不是我可以插上手的了告辞!”说完马上施展瞬移离开。

    湮墨岂能这么容易反过他一件顼要走马上放出黑洞打算将其吞噬。但就在他放出黑洞的同时却被一道金色的符印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顼离开。

    顼瞬移消失后湮墨转头刚要再次对鸿钧起攻击鸿钧已经先制人的打出十几道符印和三百多年前一样将湮墨封印了起来。

    张天涯这时也忙打出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剑气在符印之的线条只见游走切断了黑洞可以用来吞噬复印的每意思神力。两人联手终于将湮墨彻底封印使之永世不得再为祸人间。

    张天涯再次挥手打出一道剑气正刺在被黑洞外面的封印上。剑气推着封印和黑洞一起向远远的天空飞去越飞越远似乎永远也不会停止。

    “轰……”就在张天涯与鸿钧刚刚联手解决了湮墨之后神州一直靠神王们神力支持的神州大地终于支持不住了。在这一刻神王们的神力终于不足以继续支持大地神州大6开始龟裂……

    张天涯见状一惊失声问道:“这该怎么办?”

    “我早就觉得现在的各界只见联系很混乱也很不稳定。这样也好……”鸿钧淡然道:“既然神州已经崩溃我们何不将计就计分割出六界让六界在一个平衡的秩序的运转那才是长存之道。”

    张天涯攒同的点了点头道:“也好。”

    ………………………………

    张天涯与鸿钧合力同时也借助两只造化玉蝶的力量将已经崩裂的神州大地分为天界、人间界、地界、魔界、妖界以及在五界之上的神界。

    仙界的主要力量乃是现存神州仙级高手。

    人间界最为稳定但灵气也最为稀薄仙级一下的修炼者和普通人在这里生存这里的土地分成了一个个星球。

    魔界的居民为原九黎居民因为他们现在与黄帝的国民还有很大仇恨为了防止冲突也为了以后的展张天涯和鸿钧才决定将他们单独分开。

    妖界主要是神州上各大妖魔种族的生存之地共工之前的两手手下相家姐妹就是这一界的顶尖高手。

    地界的居民现在只是在刚刚结束这场大战中无辜的惨死者而之后这里将成为诸界轮回之所。

    而最高的神界则是令人选了灵气最好的土地最好的仙石头矿脉、灵脉所完成的条件最好的一界。这里是神州神级及其以上高手包括张天涯与鸿钧居住之所当然与这些神级高手有特殊关系的人也可以留下比如精卫等人。

    六界划分完毕后鸿钧与张天涯傲立在被移到神州的混沌山上鸿钧负手而立欣慰的说道:“如今神州终于结束了战祸进入了一个有秩序的阶段。我多年的心愿总算是了了。”

    一旁的张天涯却微微摇头道:“可我却还有一个心愿未了。”

    “什么心愿?”

    张天涯指尖弹出一道剑气微微一笑道:“我想和你比一比看看谁更厉害一点。”

    鸿钧闻言哈哈一笑一个金色的符印在手心浮现出来:“达成你的愿望!”(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