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武侠仙侠 > 烈火寒灵 > 第九章 凤语

第九章 凤语

小说:烈火寒灵  作者:李沃  类型:武侠仙侠
    >

    >天还没亮的时候,承焕就离开了左金莲的房间,免的让人撞见,可就害苦了她了。

    >

    >回到房里,面对床上的姐姐,承焕就象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来到南琳的身旁道:“姐姐,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怎么了,,离开你就管不住自己了,先是戬儿,这又有了一个左金莲,你快醒吧,骂骂我,打打我,我可能会舒服一点,我现在心里憋的慌,你能听见吗?姐姐!”

    >

    >

    >就在承焕对着南琳倾诉的时候,只见南琳的眉头微皱,手也抽搐了一下,衣被也动了一下。

    >

    >承焕看的真真切切,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做梦,怪叫一声,飞快冲出门去,直奔连珏夫妇的房间。

    >

    >笃!笃!承焕用力的敲打房门。

    >

    >门一开,正是连珏,衣服好象刚穿上,道:“小兄弟,怎么了,这么急,出了什么事?”

    >

    >承焕急道:“大大婶呢?快,姐姐动了!”

    >

    >就见媚瑛披了件衣服过来道:“这怎么可能呢,我们过去看看吧!”

    >

    >三人回到承焕的房间。

    >

    >媚瑛给南琳把了一会脉道:“这个可不太好,,她是要醒,可是现在醒了更麻烦,主人还没复原,我们没人能救得了她,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承焕道:“大婶,你想想办法,醒了可以维持住也行啊!”

    >

    >承焕摇摇头道:“难啊,不过我可以让她这么一直睡下去,一直等到主人恢复,除了主人,别人怕是没有把握了!”

    >

    >承焕这时也由惊喜慢慢平静了,道:“那大婶看着办吧,就是姐姐受罪了。”

    >

    >连珏拍拍他的肩膀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出去吧!”

    >

    >这时天已经大亮,船上也有人走动了。

    >

    >媚瑛拿了几支金针,扎入南琳的几处要穴暂时令她继续昏迷。

    >

    >早饭承焕没有吃,一直陪着南琳说话,他觉得姐姐是听的见的,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

    >身后响起敲门声,开门一看竟是左金莲,这会的左金莲容光焕,娇艳逼人,看来女人有没有男人滋润,直接影响她的一切,就拿左金莲来说,今天的她与前几天判若两人,仿佛年轻了好几岁,脸蛋都透着粉。

    >

    >左金莲右手提了个食盒,左手随手把门关上,上前吻了承焕一下道:“早饭为什么不吃,人家在饭桌上没见到你,急死我了,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吗!”

    >

    >承焕笑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是不是还想来?”

    >

    >左金莲脸飞红云道:“别,我哦今早都不知怎么爬起来的呢,浑身的骨头都酥麻了,得休息个三五天呢!饿了吧?我拿了几样糕点,来,快吃吧!”

    >

    >承焕心里热乎乎的,捉住左金莲的手道:“你真好!”

    >

    >左金莲白了他一眼道:“不对你好对谁好,你可是我的夫君呢!来,把嘴张开,我喂你吃!”食盒打开,一阵香气惹人食欲。什么桂花糕,松子香,八宝糕,装满了一盒。

    >

    >左金莲拿起一块送到承焕的嘴里道:“夫君请用!”

    >

    >承焕嘴一张,只觉入口香甜,味道不是一般的好。左金莲笑道:“夫君大人看我的手艺怎么样?”

    >

    >承焕惊道:“这是你做的?”

    >

    >左金莲神气地笑道:“还可以吧?”

    >

    >承焕点头道:“好吃,没想到你还是厨房圣手,我真是好福气!”承焕一口气吃了半盒,觉得差不多了。感觉齿颊留香,对左金莲又多了分好感。

    >

    >左金莲来到床前,仔细打量床上的南琳,心中也不禁惊叹南琳的美貌道:“她真美,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真好。她病的这么重,苦了你了。”

    >

    >承焕道:“这算什么,姐姐为了我连命都差点丢了,我这么做不及她的万一。”

    >

    >承焕就把自己与姐姐交往的大概说给左金莲听,左金莲听了也心酸不已,对承焕更多了分爱意,顿时艳色又增了一分,承焕大动,由后探手往前,把她搂了个结实,双手紧箍在她的小腹处。

    >

    >左金莲丰满的**抖颤起来,一声呻吟,完全软化在承焕刺激的拥抱和热情里。

    >

    >“她还在呢!”左金莲提起南琳,更让承焕多了些刺激和兴奋,双手开始肆无忌惮的向左金莲展开无所不至的侵犯,挑动她的爱火。

    >

    >笃!笃!敲门声响。两人吓的分了开来。承焕把左金莲的衣衫略微整理了一下道:“谁?”

    >

    >陈文豹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道:“是我!”

    >

    >左金莲像喝醉酒了般的玉脸露出骇然之色,打手势让承焕出去应付道:“千万别让他进来看见我这个样子,羞死人了!”

    >

    >承焕回头冲她一笑,推门闪身出去,见陈文豹站在门前道:“有什么事?”

    >

    >陈文豹道:“我们俩在那里等了半天也没见到你,所以我就来看看!”

    >

    >承焕心说我把这个茬给忘了,道:“我正准备去呢,走吧!”

    >

    >到的时候就见左定方正在那站桩呢。承焕心里认为他们俩也就是三分钟热血,过了这个时候恐怕就不这么上心了,在一旁指点了一番。

    >

    >这一忙活,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就到中午,左金莲来叫他们吃饭,二小也累坏了,欢喜雀跃着跑去了!

    >

    >承焕见左右没人,一把把左金莲拥在怀里道:“是不是想我了,来香一个!”

    >

    >左金莲一脸幸福道:“别让人看见了,去吃饭吧!”

    >

    >承焕哪里听她说,惩足了手足之欲后才放开左金莲,她早已丝松动,脸红如潮,连连告饶后,承焕才放过她。

    >

    >承焕与左金莲先后走入厅中,梁上君紧盯着左金莲看,后又另有深意地看了承焕一眼,看的承焕心里直毛,心想这死老头不是看出什么了吧!

    >

    >梁上君手一招,承焕就知道不好。梁上君笑道:“小子,来,坐这,跟我好好唠唠,你的脸色好象不错嘛!”说着又看了看左金莲。

    >

    >承焕心说这死老头真是可以。梁上君见他坐过来小声道:“小子,拿下了,看不出来啊,不声不响的就运走桃花,我可得请教请教!”

    >

    >承焕狠狠瞪了他一眼小声道:“你小声点,让别人知道了还让人家活不活了!”

    >

    >梁上君点点头道:“行,小子有情有义,比我强多喽。”

    >

    >这顿饭梁上君在承焕耳边好一顿“数落”,让承焕觉得别人看他的眼神都别有深意,真是应了那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

    >吃完饭,承焕想起来正事,怎么把墨凤的话忘了,真是该死。找了个机会告诉左金莲下午不要来找他,又把二小安排好后,一个人来见墨凤。

    >

    >这是上船后第一次来见墨凤,凭着感觉来到墨凤所在的船舱,依旧是那个棺材,承焕找了个地方坐下,道:“前辈,你醒着吗?”

    >

    >墨凤的声音响起道:“你怎么才来呢?害我等了这么久!”

    >

    >承焕连声告罪道:“是我不好,前辈的身体还好吗?”

    >

    >墨凤笑道:“多亏你了,我的状况比之从前强了百倍,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

    >承焕叹气道:“只盼前辈早日复原,姐姐的事还得有劳前辈呢!”

    >

    >墨凤道:“这个事媚瑛跟我谈过一回,我不敢说有十成的把握,但估计保命问题不大,你放心好了,不必为这个天天忧心,倒是你自己,体内劲气复杂,一个不好会出大乱子的,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试试看有没有个办法为你理出个头绪来,你的内力已经很强了,但却乱,如果不及早心里有个数,将来就麻烦许多了。”

    >

    >承焕听了心中感动,人家是干什么的,为自己想到这一步了,不容易啊。道:“多谢前辈厚爱,晚辈感激不尽!”

    >

    >墨凤道:“你别这么说,我既然有这个能力,岂能不帮你一帮!我无法出气劲,你把盖字移开吧!”

    >

    >承焕听了颇为犹豫,上次在破庙棺材里的内容可看的一清二楚,令人气血分张,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

    >墨凤催促道:“我时间不多,你快点!”

    >

    >承焕只好闭起双眼,手上用力,把棺材感挪开,顿感升腾起一阵寒气。

    >

    >墨凤道:“把双手按在冰棺上,记住,运功要平和,静心,抛开一切杂念,开始吧。”

    >

    >承焕运起静功,片刻便心神澄明,双手按在冰棺上,缓慢催功,渡过冰芒,直接传入墨凤的身上。

    >

    >墨凤虽然无法力,但身上自然产生的吸力把这平静的气劲吸纳过来,慢慢的分析。

    >

    >其实,承焕对自身了解的够多了,只是理论差一点,要是涟漪在他的身边,承焕学到的知识会更多,进境也会快上一些。

    >

    >“停!快停下!啊!”墨凤语带颤音。

    >

    >承焕不知道怎么回事,忙睁眼收功,这一看吓了他一跳,只见冰棺里的墨凤通体透红,红的吓人,承焕急道:“前辈,你怎么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