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科幻灵异 > 智械传说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墨鱼老哥?别啊!

第一百三十三章 墨鱼老哥?别啊!

小说:智械传说  作者:wcs山鬼  类型:科幻灵异
    “出去玩?你的意思是出去漫无目的的闲逛?”

    “我拒绝,舰长阁下,请不要干扰我的工作,我还有很多的资料需要学习。”

    “再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挤占我的处理线程,我可能会对您的访问做限制处理。”

    伊西丝直接拒绝了苏钊的请求,莫名其妙,她一个ai干嘛要陪人类出去玩?还有海量的昆仑技术资料等着去学习读取呢。

    “不是,我就是还想出去逛逛,毕竟我是人类,在一个地方闷久了会不舒服的,而且现在舰内好像也没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地方啊!”

    “寻思着你是不是在线陪着我,还能聊聊天。”

    “拒绝,检测到舰长您的相关技能中拥有独立驾驶飞梭的资格,您可以自行驾驶飞梭探查行星地表。”

    “本星球已建立完善的通讯网络,您有别的问题可以随时与我取得沟通,但本机不接受所谓的聊天请求。”

    苏钊现在是一位联邦战甲驾驶员的身份,现在的天狼星号上既没有战甲,更没有战斗,睡醒起来的苏钊确实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至于去前哨基地工程帮忙之类的想法,他是一点也没有过的。

    ai精确的控制管理能力,在作战的时候都可以提前给出打击弹道数据,抓住机会让攻击和战甲擦肩而过,这种精确的统筹能力,伊西丝肯定也有。

    这就意味着他这个人类要是去帮忙的话,100%是越帮越忙,而且还很有可能将伊西丝的作业流程给打乱。

    无所事事的苏钊自然就只能想着可否再让伊西丝陪他聊天。

    在训练之中,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和战友们聊天,还有就是听那些人才们的相声故事会,使得苏钊其实在不知不觉点,已经变成了一个小话痨,这要一段时间没有人和他说话,就会感觉别扭的很。

    “伊西丝啊,我不是说真的要出去,就是想要和你聊聊天!真的!没人聊天我会很烦躁的。”

    “拒绝,我很忙,没空陪你聊天,舰长阁下。”

    “不过,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嗯?什么办法?伊西丝你快说说看?”

    “那些昆仑智械,特别是墨鱼型,要是以发言频率进行界定的话,它们应该符合话痨的定义。”

    “这样啊,好像也不是不行。”

    “只是,我还听不懂它们再说什么啊!”

    “现在你可以听懂了,翻译机制程序组我已经加载到了您的个人终端,可以通过脑内神经信号直接进行语意传输了。”

    “我已经呼唤了一台闲置的墨鱼型智械到您的房间,接下来啊将由它陪您聊天。”

    说完之后,伊西丝都没了声音,好像真的是很忙碌的这样子,她的闲置进程确实是不足了。

    “咚咚!”

    敲门声传来,苏钊的个人终端显示出了门外一台墨鱼智械的准入请求。

    打开大门。

    “就是你小子点的陪聊服务?”

    “???”

    “看什么看,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当我们不会说人类的语言啊!你们能翻译我么的语言,咋的,我还翻译不出来你们的?”

    “呦!看看这是什么!竟然是一株绿色植物!”

    “我有多少年没有看到这类似的玩意儿了嘿!”

    “赶紧拍下来发公频里让兄弟们看看!”

    这台墨鱼智械十分自然熟的来到长青的生态罐外,咔咔就开始了图像采集。

    “人类!能不能让我摘一片长青的叶子,在昆仑里克隆出来,行不行?说话啊!哑巴了?”

    别说话痨,苏钊觉得墨鱼智械比话痨厉害多了,就这么会儿,嘴里就没停过,比说相声的还厉害。

    合着以前他觉得墨鱼智械比较安静的印象都是错觉,单纯只是因为墨鱼原本所用的机器语言编码的词汇压缩程度十分之高,转换成人类的自然语言之后,这词汇量一下就丰富了起来。

    “哦,行行,一片叶子而已,你采集了就好了。”

    “你们可以把这株植物直接克隆出来?”

    “当然了,可不咋的,多简单的事情,怎么的,你质疑我们昆仑的技术?”

    “跟你说嗷!要不了6个小时,昆仑就能够克隆出数千株该植物的幼苗,磨磨唧唧的,到时候再还你几十株就是。”

    墨鱼智械的语速极快,但是吐字很清晰,言语间都在嫌弃着苏钊的反应速度。

    废话,他是人类,怎么还能和智械比思考和响应的速度呢?

    怪不得墨鱼智械一直说他墨迹,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哦哦,那我先谢谢了,对了,你看看这个,这个也是生物体制品,有没有办法把其产出本体也给克隆一些?”

    “嗯?这是啥?毛茸茸的,纤维编织物品,结构松散,强度好差,抗温性能也不行啊!”

    “啊!住……手!……”

    苏钊手字还没有喊出来,他刚刚递过去的羽绒被就被小墨鱼习惯性的做了个材料检测而损毁了一个边角。

    “我的羽绒被啊!天啊!就这么被你烧了个角!”

    “切,这种劣质纤维材料,真不知道你这个人类宝贝个什么劲,不就是一种生物材料吗?”

    “好了,相关的组织样本我已经提取完成了,一会儿就联系兄弟给送回昆仑进行克隆作业去。”

    “说,这种生物你要克隆多少?一万只够不够?刚刚简单的做了基因分析应该不是很大的样子,对了,这种生物叫什么名字?快点说!”

    “不然我就随即生成代号了啊!”

    “够!够了!先一万只就够!”

    “叫鸭子!”

    小墨鱼一串连珠炮差点没把苏钊给绕晕了,但是他还是快速的把握住了墨鱼话语中的重点!

    “小墨鱼你太厉害了!我跟你说,我这样的生物跟你们智械不一样,是需要进食的。”

    “这种鸭子就是一种非常好的食物!那个,羽绒被做好之后,无比把克隆出的鸭子运回来!”

    “进食?我查查,哦,你们人类还真是麻烦。”

    “不对啊,我看你们的技术以及有了相关直接补充营养物质的手段,还有”

    小墨鱼用机械臂敲了敲苏钊义肢的腹部外装甲。

    “你这玩意儿,不一样是机械的么?吃什么鸭子,我看你的保养说明也是需要补充机油,冷却液,更换滤网之类的。”

    “我这不是还保有着一部本的生物组织嘛,还是有一些消化功能存在的。”

    “反正到时候你把鸭子克隆出来运过来就行了,我可是从来没有吃过鸭子这种自然生物食品。”

    “想想烤鸭,都有点嘴馋了呢。”

    烤鸭这个词语,和相关的食用概念,还是苏钊在听战友的相声故事会时候听来的,那家伙,把烤鸭的滋味形容的天上有地上无的,要不是这床羽绒被附带的详细资料说明,说不定今天苏钊就把这个绝佳的机会给错过了。

    “真是麻烦的人类

    ,对了,我说,要不要我给你进行个机体保养?”

    “老板娘刚刚跟我说要我照顾好你,我看你的机体好像有挺久没有好好保养过了呢,要不要我服务啊!”

    “跟你说,我的保养记忆可棒了,只要是接受过的兄弟都说好!”

    “啊?这个,让我想想……”

    虽然说小墨鱼的外形还是比较和谐的,但毕竟是一种陌生的智械,关系也没有熟到那种直接让墨鱼给拆了进行保养的地步,吧?

    “你是不是大老爷们?想什么想,行不行给个痛快话!”

    “我跟你说,你要是不同意,就是看不起我的手艺,看不起我的手艺,那就是看不起我!”

    “那时候就不好意思,看起不我,咱两这关系就到这儿了,什么鸭子的也别想了你!”

    “还有,你这是看不起我三千万的兄弟!到时候信不信我叫兄弟们来强拆你啊!”

    “然后给你做成组装机!”

    “好好好!不就是保养吗?整,整就完了!”

    比话痨还要话痨的墨鱼哔哔机是彻底把苏钊给说服气了,主要是人还有三千万的兄弟,要是这小墨鱼真的给昆仑里头抹黑他几句,苏钊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真的可能会有些难过。

    “墨哥,你说怎么弄,咱就怎么弄!”

    “行啊!你小子识相,墨哥这个称呼我爱听!就冲这,必须给你做最优质的的保养!”

    “你等着啊!我这就去取家伙事儿去!你就爬床上给我等着就好了啊!”

    “不许跑啊!”

    “好嘞,墨哥!我就在这儿等你,哪儿也不去,行了吧?”

    “还有,一万只鸭子的事情,说话算话啊!”

    “放心,哥绝对给你安排妥当!这就让兄弟给你把组织样本送回昆仑开始克隆去!”

    小墨鱼的声音一溜烟的消失在了门外,火急火燎的样子,还真是个急性子。

    苏钊坐在床上,活动活动了自己的机械关节,好像确实有些干涩的感觉,想想躺在医疗舱里了一年多,可能确实需要好好的保养一下了。

    “对呀,我上次保养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哦,对,都是在基地内进行的自动化机械保养。”

    “这样想想,还有些小小的期待墨哥的手艺呢。”

    苏钊突然觉得自己这身墨哥没白叫,好像还挺赚的,可能以后都会有十分高质量的保养作业了,还就挺好。

    正想着呢,墨哥回来了。

    “嗯?这是干啥?”

    “老弟!这都是我兄弟!让你认认啊!这都是你墨哥!”

    “这,都谁跟谁啊!”

    一下子蹿进啦四台墨鱼智械,直接让苏钊分不出来刚才到底是哪台了,他又不是智械,能直接通过通讯识别码来分辨身份的。

    “这样啊,有办法了。”

    “你看啊,这是你大哥,二哥,三哥,我,这都是我一条流水线同批次下来的好兄弟!”

    四天墨鱼智械一个小小的显示屏上标出了数字代号,让苏钊能够加以区分。

    “你,就是我们的五弟了啊!刚刚我回去取东西,你几个哥哥一听是要给你进行保养,这不,就一起过来了,绝对给你做个最细致的保养。”

    “大哥,上支架!”

    “啊?等等!住手啊!”

    “不要!”

    “墨哥们不要啊!我还年轻啊!那里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