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武侠仙侠 > 仙兰记 > 第三章 旧忆与新生

第三章 旧忆与新生

小说:仙兰记  作者:海风儿  类型:武侠仙侠
    清晨,旭日初升,林风静坐在一块白玉石上,一双眼睛木然的看着一片水域,那是一片占地近三十亩的大池湖,池湖成半月形,两个月尖有通向外面的上下游河道,池湖内清波涟涟,生长了成片的如荷叶似的植物。

    这是林风在这个仙兰星世界的第四天了,四天来他除了吃和睡就是发呆,从未主动说过话,身体始终是疲软乏力,而且从骨子里有一种酸麻不适的感觉。

    那个香柯日夜不离的照顾他,喂他吃饭,服侍他换衣。原始记忆中,林风知道玉泉阁主十二岁时登龄,民俗称为小冠礼,小冠礼的皇子能够拥有阁官权位,也就是春夏秋冬四位女子内官,以及成建制的宫卫。

    香柯就是在玉泉阁主登龄时,由玉泉阁主的母亲指定送来的秋官,而原来照顾玉泉阁主的两名老宫人奉宗府令归返了天孙帝国。

    四系内官事实上就是皇子的侍妃,直接掌管着皇子所拥有的军政,包括财权、刑权、卫权和礼权。

    林风木然的眼睛动了一下,向前眺望了一眼,南园的占地很大,整个面积不下百亩,大小楼阁不下三十,一道足有五米高的青石巨墙圈围了一切,高大的石墙上建有甬道和箭楼,一个个身穿青甲,手执寒戟的卫士护立其上,使得南园森严壁垒的与外隔离。

    林风知道那些青甲卫士共有三百多人,名义上是南苑大王的宫卫军,实则却是隶属于广汉帝国司礼府,而玉泉阁主所能拥有的玉泉阁宫卫,却是一个也未在这个南园,南园之内只有秋官香柯和上师夜玄是天孙帝国的隶官,其余的十数名奴婢也是广汉司礼府所派驻。

    林风轻轻吐了口气,他己清楚地球的那个自己九成九是因意外伤害而死亡了,地球上的他,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颗普通水滴,从出生到成年平平淡淡,生命的轨迹是求学求工,然后再成婚步入生活的围城,一生能够吃穿不愁己是幸福人生。

    只可惜他英年早逝,才二十七就壮烈了,想起那个相处了半年的女友,以及十余年前离异,有了各自生活的父母,林风的心头溢起了苦涩的思念。

    女友会为了他的意外而伤心吧,虽说两人在一起时有点若即若离,主要是为了婚房的事偶生怨隙。

    父母会为了他的意外而痛心吧,虽然离异有了各自的新家庭,他也多了两个弟弟,父母对他的关心也是不见少,该出的扶养费一分不少的月月交给了爷爷奶奶,上学的费用也是鼎力出资,只是在买婚房的事情上父母都表示了无能为力。

    “没有房子怎么结婚?”林风的脑海中回响着女友略为怨气的小声嘟哝。

    “那先租一个,以后有了首期再买。”这是林风的心里想说却一直没有说出口的建议,他怕女友生恼而一拍两散。

    咳,各方面条件一般的他只能是英雄气短,理想的少年人,多会认为爱情是走向婚姻的基石,可是没有经济支撑的婚姻,或许只是一个空中楼阁。

    一双手轻柔的扶上了林风双肩,林风的身体没有动,眼睛依旧木然的看着水面,自从还魂重生了,他始终是恐惧满心,害怕会被这里的人类察觉了他不是玉泉阁主的灵魂,他本心并不愿意留在这个仙兰星世界,但是他更不愿意再次的去面对死亡。

    “阁主,想什么呢?”身后的香柯温柔的问道。

    林风没有回应,他的恐惧使得他戒心十足,从而深知言多有失的道理,这个香柯相伴玉泉阁主有四年多了,是最了解玉泉阁主习性的人,不过在玉泉阁主身体的遗留记忆中,玉泉阁主对香柯并不好,常常使性子责辱,有些行为甚至是流于变态。

    “阁主,外面新送来了荔果,要取食一些吗?”香柯又温柔的说了一句。

    这一次林风点了头,他不能什么都不反应,香柯柔语了一声转身去了。林风下意识的扭头看去,见一身白衣的香柯姗姗走去,那窈窕的背影映入林风眼中,林风的心田微波起伏,想想这几日香柯对他细微的照顾,他多少是感激的。

    林风轻吁了口气扭回头,眼望着水面心情纷乱,如果置身的这一切都不是梦境,那就是新生的开始,前生的一切都结束了,也许这个新生也不错,虽然似乎不自由,但却不用愁没房子住,不用愁娶不到媳妇,不用愁工作是否稳定,此身贵为皇家子孙,应该能够富贵平安的享乐一生。

    ‘哗!’一声水音乍响,乱思中的林风一惊,只见是一尾金色鱼儿跃出水面。

    他一惊后呆视,随即神情微变的一激灵,心头立刻又被恐惧所占据了,他又想起了重生后的危机,那个上师夜玄神通广大,日后会不会发现李代桃僵之误呢?

    “阁主,荔果来了。”

    香柯的柔声入耳,林风神情木然的点点头,一只纤巧玉手捏了一只红果送到了他的嘴边,他张口吃了,这种荔果他吃了多次,味道甘甜,每次都是香柯喂他,而事实上,以前的玉泉阁主就是个衣来伸手,食来张口的贵族。

    “香柯,上师去哪里了?”吃了一个果子的林风,终因心头的恐惧而主动问了一句。

    “上师在琼阁闭关呢。”香柯温柔的回答了。

    “闭关?那几时能出关?”林风木然问道。

    “这个臣婢不知,阁主问起上师,莫非有事吩咐?”香柯温柔的答问道。

    林风神情木然,心思转了又转,过了一会儿才道:“香柯,孤若想修炼仙兰八尊法,是不是有什么方法?”

    香柯似乎一愣,迟疑了一下才柔声道:“据臣婢所知,没有仙骨灵根的人是无法修炼仙兰八尊法的。”

    林风木然道:“你说的不对,我记得以前的宁宫人说过,凡骨的人若想修炼仙兰八尊法,可以用易骨种灵之法。”

    香柯点点头,柔声道:“是有易骨种灵之法,亦有天鼎化龙之法。只是这两种仙法极其难成,易骨种灵之法需要妖兽内丹熬炼易骨,所需的妖兽内丹罕见难寻,就算有了妖兽内丹,实施易骨种灵之时的痛苦也是不堪忍受的,据说其痛楚如同是被刮骨扒皮,而且成功率只有三分,有七分的死亡概率。”

    灵风一惊轻哦,他问这个一是对这个世界的事情好奇,二是为了掩饰自身的破绽,他不可能长久的木头下去,必须找个话口融合入这里的生存环境。

    耳听香柯继续道:“天鼎化龙之法相对易骨种丹之法基本无危,是一种炼骨化灵的仙法,需经过长久而又持之以恒的修炼才能够凡骨化仙。”

    灵风默然点头,呆了一会儿才淡然道:“原来这么不易呀。”

    香柯柔声道:“是很难的,凡骨之人多祟慕上师之能,但易骨种灵之法非凡人可行之道,贵人们得了妖兽内丹也多是不肯行危的。因此天鼎化龙之法修者众多,但也只是在卫军中和贵族盛行,丁贲之民是无法得传的。”

    林风怔了一会儿,扭头道:“你能找来这两种修炼之法吗?孤想看看。”

    香柯柔声道:“臣婢来侍阁主时,曾自帝国带了这两种仙法来,只是阁主不喜,也就搁藏了。”

    林风哦了一声,记忆中玉泉阁主是不喜武,也不怎么爱文,但却是最喜欢戏水,眼前的池湖是玉泉阁主常入之处,也许正因为经常游水,玉泉阁主的身体发育很正常,不是个外干内空的绣花枕头。但林风却是个不喜水的人,因为他不会游泳。

    “香柯,去取来孤看看。”林风轻声吩咐道,上师夜玄的神通对他的震撼极大,他对这个仙兰星世界的力量有了难以置信的好奇,压抑不住的想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