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Smart酷狗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水浒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张叔夜淮阳教子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张叔夜淮阳教子

小说:重生水浒  作者:黄发白首  类型:历史军事

    “其他的呢?”安顿完了烈士的事情,晁盖又问道。

    说道其他的,吴用脸色明显好了很多,看来这一次梁山的收获不少,当下吴用说道:“这一次,朝廷大军一共是三十五万多人,被我们歼灭十万多人,其他二十万人被我军俘虏,转化之后完全可以补充进我们梁山军马,剩下的五万多人马不知所踪,估计是逃走了,至于说其他的缴获无数,在后营都堆成了一座座小山。”

    “元帅贺太平自杀,先锋大将陈.希真,二路统帅兵部侍郎左明志,御前飞龙大将酆美,御前飞虎大将毕胜,八十万禁军总教头王文斌,大将苏纶,袁信,王资,范成,王元明,彭安,真祥麟,闻安业,陈丽卿,王天霸,苟桓,苟英,祝永清等人全部被我军歼灭。”

    “大将萧泰清,戴元忠,毕奇胜,卞飞星四人被俘投降,现在就在大厅外面。”

    听得如此巨大的战果,晁盖也是高兴不已,大厅之中的梁山众人一个个也都露出了笑容,听得还有四员大将归顺,当即晁盖命人将他们请了进来。

    过不多时,从外面走进来四员大将,看样子已经换过了一身干净的甲胄,是梁山将军的制式盔甲,当然有自己盔甲的可以不用穿。

    四个人两高两矮,与其说矮不过是相对来说,对于别人还算是正常的身高,那两个比较矮的一个面白长须,文质彬彬,一副儒将的样子,此人便是萧泰清,也是贺太平亲命的随军参军,负责参赞军机。

    在他旁边的另一个相对比较矮的身量较瘦,眼睛大的出奇,不过走起路来龙行虎步,威风十足,也看得出本事不小。

    那两个大高个,都是虎背熊腰的大将一个黄脸一个黑脸,黄脸的叫毕奇胜,黑脸的便是戴元忠。

    四个人来到了大厅之中,叫到了晁盖,当即朝着晁盖推金山倒玉柱般的纳头便拜,说道:“败军之将,见过大都督,我等败军之将,承蒙大都督不杀之恩,愿意加入梁山,冲锋陷阵,在所不辞。”

    晁盖见得这四个人也都是大将之才,能够加入梁山自然是高兴,当即,晁盖走了下来,一个一个亲自将他们扶起来。

    当下说道:“四位将军加入梁山,晁盖以及梁山众人自然是举双手欢迎,四位将军都是大将之才,加入梁山如虎添翼。”

    “四位暂时随军,负责俘虏的那二十万军马的整编,补充进几个军团之后,应该还有十万人马,组成四个二等师的兵力,由四位将军负责统帅,这四个师直接由参谋部负责。”

    四人听得晁盖的安排,都是激动非常,当下又是齐齐的朝着晁盖纳头便拜,说道:“多谢大都督信任,末将等定当竭尽全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他们四个刚刚加入梁山,竟然被晁盖如此的看中,四个人完全是受宠若惊的心态,在惊喜的同时也对晁盖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度量所折服。

    就在这时,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小校,来到大厅之中,当下说道:“启禀大都督,小的乃是青龙军团云天彪总管麾下校尉,青龙军团在济南府附近大破朝廷三路大军。”

    “第三路军马统帅尤雄,大将杜景山,昌奇,杨博,俞和泰率部归降,目前军马正在前往梁山。”

    还没等晁盖开口说话,就在这时,从外面又跑进来一个小校,在看此人浑身浴血,晁盖便是心中一惊,暗暗觉得事情有些不好。

    那校尉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朱雀军团在淮阳军中了官军海州太守张叔夜的奸计,是损失惨重,如今被困在淮阳军城中,还请大都督速速派兵救援。”

    众人一听朱雀军团形式如此的紧张,当即都是担忧淮阳军以及朱雀军团的安全。

    当下晁盖也顾不得别的,急忙走到帅案的后面,将上面淮阳军附近的地图给拽了出来,看了半天,然后说道:“景德镇这里朝廷官军主力已经被我们给剿灭殆尽,青州济南府方向的官军也都被我们打败,现在只有南方淮阳军之处失利。”

    “所以我决定,从现有的白虎,青龙,赤龙,玄武四大军团抽点人马,补充进特种军团,令七杀师由于都监,副都监几乎全都重伤,七杀师留守梁山,调拨白虎军团病尉迟孙立,双枪将董平部暂时归属特种军团管辖。”

    “此次增援淮阳军朱雀军团,由我亲自带队,参谋长须眉侠士萧嘉穗,军师小留侯许贯忠,政治部尚书智多星吴用随军,亲卫营南离太保石宝统帅。”

    发布命令之后,众人直接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出去了,时间不等人,短短两天时间,各部就已经准备完毕,整装待发。

    晁盖一声令下,特种军团直接从景德镇战场出发,一路南下直奔南方淮阳军而去。

    且说淮阳军城外,五万官军在哪里安营扎寨,每日都是轮番的攻城,虽然说损失不是特别的大,但是粮草后勤方面已经是有点入不敷出,只撑不住了。

    张叔夜身披铠甲,站在淮阳军城外面的一处山坡上,从这里正好可以看到整个淮阳军城池的形式,张叔夜看着轮番攻打了七八天的淮阳军城,依旧是如此的牢不可破,守城的梁山军士,斗志高昂,丝毫不为所动,不由得心生感叹,也是有些焦急。

    看着自己的父亲长吁短叹,旁边的张伯奋,张仲熊兄弟二人都是一脸的焦急,可是梁山贼寇将淮阳军守卫的水泄不通,又是无可奈何。

    “没想到区区梁山贼寇之中也能够有如此精通沙场作战的大将,这倒是叫我震惊,父亲,咱们五万大军在这里一连攻打了七八天,可对面的淮阳军城池居然还是固若金汤,真是奇怪。”张伯奋疑惑而又佩服的说道。

    看着自己依旧还是年轻的长子张伯奋,张叔夜叹了口气,说道:“伯奋啊,你还是年轻气盛,记住,不要小看你的敌人,梁山军马能够从小到大发展成今日的朝廷心腹大患,那是非常有实力的。”

    “不说别的,便是我们现在的对手,梁山朱雀军团总管,名叫双鞭呼延灼,副总管乃是青面兽杨志,那个什么政委的职务的乃是神机军师朱武。这三个人可都是等闲之辈,呼延灼杨志一个是呼家将的后人,一个是杨家将的亲传子孙,至于说那个神机军师朱武,当年在西北边军之中那可是鼎鼎有名的智谋之士,他们三个那可都是人中的龙凤,厉害着呢。”

    “还有朱雀军团的那些大将,赤发鬼刘唐,登山豹子厉天闰,百胜将韩滔,天目将彭玘,赛知节杨腾蛟等人那可都是武艺高强之辈。”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还说骄兵必败,我等为将这一举一动都关乎着麾下几千乃至上万人的身家性命,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察。”

    听得父亲的话,张伯奋一脸受教的样子,旁边的老儿张仲熊则是有些不以为然,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父亲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既然那些梁山贼寇又如此的厉害,为什么前几天还中了父亲的妙计,损失好多兵马,屁滚尿流了呢。”

    听见了自己小儿子的话,张叔夜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他清楚自己的两个儿子正是年少气盛,初生牛犊不怕虎,让他们吃一点亏也不算坏事。